都来读 > 道医天下 > 第二十六章 火上浇油

第二十六章 火上浇油

        “哈,哈哈哈!”一直脸色阴沉到要出水的方海,却是仿似听到了最可笑的事儿,哈哈大笑起来。

        一众老中医,亦是反应强烈,摇头叹息的,捂嘴偷笑的,不一而足。

        方海笑得脸色通红,好半天才止住了笑声,指着林决明说道:“林决明,你这是干什么?逗乐来了?”

        林决明向来反应机敏,可是,此时此刻,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一张脸,红得跟红布一般。心里对叶丰这个气啊。心道:“老爷子这是从哪弄得这么个草包?这不是要害死我?”

        乔市长毕竟不懂中医,见了这等情形,不由得沉声问道:“方老,叶医生的方子不妥吗?”

        “岂止是不妥?”方海脸上满是兴奋得意的红潮,对乔谦市长说道,“乔市长,您母亲的病,是发烧,有大热。这同益堂请来的小中医,开出的却是大辛大热的四逆汤。您想想,这不是火上浇油是什么?同益堂林老爷子来不了,这没什么,可是,派来这么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家伙,来胡说八道,这不就是把看病当成了儿戏了吗?”

        方海落井下石。

        林决明心头焦急,耳听得方海这么说,急得连连摆手,疾声说道:“不是的,乔市长,绝不是这样的,您听我解释!”

        乔谦脸色很难看,摆了摆手,并没有让林决明解释。

        林决明心中一片冰凉,脸色一下变得惨白。

        方海脸上满是喜色,被同益堂的林广白压了十几年,今儿,终于出了一口恶气。

        “方老,请您开方子吧!”乔谦市长没再理会林决明和叶丰,沉声说道。

        方海再度瞥了一眼脸色惨白的林决明,简直要乐出声来,重新坐了下来。拿起笔来,刷刷刷,在纸上写着,不时地还停下来,思索一阵儿。

        室内经过了刚刚叶丰的“闹剧”,倒是安静了下来,原本被方海抢了风头的一众老中医,眼见着更狼狈的林决明,倒是心头舒爽了很多。

        放下了对方海的芥蒂,一众老中医哪会放过这个向名家学习的机会?和市长一道,俱都围拢到方海身边,探头观瞧。

        林决明垂头丧气,额角冒汗,准备拉着叶丰,就此溜走吧。善后的事儿,以后再说。

        哪知道,一回头,却发现叶丰已然不在自己身边了,不知何时,叶丰竟已经到了市长老母亲身侧,并且,手上正拿着一根银针,在老人家手臂上施针。

        林决明这一惊非同小可!

        说错了话,顶多被人嘲笑;可是,针出了事,那可真就要了命了。

        “你,你在干什么?快住手!”林决明顾不得这么多了,一声大喝,疾步向叶丰奔去。

        这一声大喝,亦是使得室内所有人,转过头来。

        眼见着叶丰正在施针,亦是吓得脸上一片土色!

        “啊!快,快阻止他!”众人大叫着,向叶丰扑了过来。

        可是,就在这节骨眼上,一直昏昏沉沉的市长老母亲,竟睁开了眼睛,以微弱的声音说道:“我好受多了!”

        “啊!”正扑向叶丰的众人,闻听此言,立时石化了一般。

        老人家发烧四十多天,越来越危重,已经好几天不愿意开口说话了。怎么此刻,竟然说话了?

        半天,市长乔谦才反应了过来,大步走到床边,半跪在母亲床侧,神色激动,疾声问道:“妈,您说话了?您说什么?”

        “我说,这小伙子给我扎的针,管用!”老人家虽然语气虚弱,可是,却字字清晰。

        乔谦市长脸上一片震惊!

        所有在这间屋子里的人,俱都是一片震惊。

        唯有叶丰,一边专心地捻动着针尾,一边笑着看向病人说道:“老人家,好点了吧?是不是感觉没有那么冷了?”

        “嗯。”老人深深地点头,“你别停,多给我扎几针!”

        “呵呵,光靠扎针可不够,最好是扎针吃药一起来。”叶丰说道。

        “那你给我开药!”老人此刻竟像个孩子一般,执拗地说道。

        “好,我一会儿拔了针,就给您开药!”叶丰立时应承道,手下却是不停,依旧为老人家捻针。

        以乔谦市长为首,众人一个个张大了嘴巴,如遭雷击一般,看着叶丰施为。

        眼睁睁看着原本岌岌可危的老人家,精神头渐渐好了起来。

        众人如坠梦中一般,感到难以置信!

        直到叶丰拔了针,施施然走过众人,走到了原本方海坐的位置,一伸手,把方海开到一半儿的方子,撕了下来,扔到了垃圾桶中。

        方海脸皮就是一阵抽动!

        却见叶丰,笔走龙蛇,重新开了一方,正是大辛大热的“四逆汤”。

        整个过程,没有一人说话,室内落针可闻,众人如同泥塑木雕一般,直勾勾地看着叶丰。

        叶丰持方,走到了乔市长面前,笑着说道:“乔市长,就用这个方子!我以身家性命担保,老人家的病,药到病除。”

        “啊!”乔市长这才从震撼中醒转,木然地接过了方子。

        “且慢!”方海亦是缓过神来,一声低喝,拦在了叶丰面前,问道,“你说明白了,为什么要用四逆汤?病人发烧,却用四逆汤这种大辛大热之药,会不会太冒险了?”

        叶丰看了他一眼,说道:“我刚才已经说了,你辩症不对,老人家是感冒不假,却并非风热感冒,而是风寒感冒,本来就寒,又吊了四十多天的冷水抗生素,自然是更寒,所以我说,非四逆汤不可治。”

        方海闻言,本能地就想驳斥叶丰,可是,病人的好转,又历历在目,难以驳斥。方海脸沉如水,没再说话。

        一旁的高个老中医,却是忍不住说道:“这不可能!病人的舌象、脉象,还有咽喉的红肿,所有的一切,都说明这是热症无疑。怎么会是寒症?”

        叶丰早知道他会有此一问,笑着说道:“这是一例真寒假热的病例。阴寒格阳,病人体内大寒,导致虚阳外越。至于病人的脉象和病症不符,这一点,确实迷惑人。否则,各位俱是一方名医,焉能不辨寒热?我若单纯通过脉诊,也必然以为老人家是热症!”

  /xs/120458/57805221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oulaidu8.cc。都来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doulaidu8.cc
HTTP/1.1 502 Bad Gateway Content-Type: text/html Connection: close Content-Length: 308 Date: Mon, 16 Sep 2019 20:32:53 GMT X-Via: 1.1 localhost.localdomain (random:677711 Fikker/Webcache/3.7.8) 502 Bad Gateway

502 Bad Gateway - Cann't Connect To Upstream Server By SSL Read

Server: localhost.localdomain
Date: 2019-09-16 20:32:53

Fikker/Webcache/3.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