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来读 > 苏爽快穿:打脸成瘾 > 36:时空错乱,异象横生

36:时空错乱,异象横生

  “清幽。”

  幽幽的声音从红衣女子的唇边再次溢出,轩辕清幽的心中的迷惑更深了。他明明与容悦并没有深交,为什么,听着她的呼唤声,他又会觉得如此熟悉?

  一旁的洛天看到轩辕清幽的神情,心中惊骇。她在清幽昏迷期间给他下了“忘情散”和“噬情盅”,母盅在她的身上,子盅在清幽的身上。

  轩辕清幽服下了忘情散后只会将自己挚爱的人遗忘,忘得一干二净。所以,洛天才有信心即便容悦来了,轩辕清幽也不会随他而去。

  因为她深切地知道,清幽的性子,断不会与一个陌生人为伍,而撇下自己青梅竹马的师姐。

  但是,洛天对容悦依旧不放心。

  轩辕清幽不过来到京城两个月,就爱上了容悦。

  她怕,她害怕清幽会再中了“忘情散”后再一次爱上容悦。

  强烈的嫉妒心让洛天对自己心中深爱的轩辕清幽下了手,自己动用了“噬情蛊”。中了噬情蛊子蛊的人,会对中母蛊之人死心塌地,并且,若是对她人动情,则会承受子蛊的啃噬之痛。

  那种痛,难以用言语来形容,痛到无法呼吸。

  这种“噬情蛊”若是在彼此相爱的两人身上则并没有什么,可倘若不是,那么,这对于中了子蛊的人来说,是异常的恶毒。他不仅要受子蛊的影响,去爱中母蛊的人,并且还受母蛊的约束。

  而中母蛊之人,却不收任何约束。

  且中母蛊的人若是死亡,那么中子蛊的人则会随之殉情而亡。

  而在场的所有人,只有洛天一人知晓,就连轩辕清幽他自己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

  “呵呵。”

  容悦大怒。

  她不再呼声唤轩辕清幽,而是用诡秘的身法,踏着凌波微步,顷刻间用手中火红色的火云鞭勒住了洛天的脖子,双手猛得用力,洛天瞬间被拉向容悦的身边。

  容悦眼神发狠,直接将人拖在地上,而火云鞭上熊熊燃烧的火焰正在以炽热的温度炙烤着洛天。

  容悦并没有立即杀了洛天,虽然她的内心很想这么做,但是,她必须知道,洛天这王八蛋对轩辕清幽做了什么。

  是以,火云鞭上的火光只是浮在洛天衣服的表面,只有炽热的温度,并没有实质性地烧到洛天。

  “你对清幽做了什么?”容悦压低了声音,问脸色青一阵白一阵的洛天。显然,她的内心是惧怕她手中的火云鞭。

  有了前车之鉴,谁不怕容悦手中会起“灭不了”的火的长鞭。

  被火生生焚烧的滋味,谁也不想体会。

  “清幽中了‘忘情散’,所以他才会不记得你。”

  洛天尽量让自己的表情显得无所畏惧一些,她也同样压低了声音,道。

  “是么?”容悦莞尔一笑,撇了一眼神色紧张的轩辕清幽,继续道:“只有忘情散么?你别以为本王什么都不知道。服用了‘忘情散’的人会移情别恋?”

  这句话,容悦倒是没再将声音压低,而是一字一句清晰地说着,同时也将眼神放在轩辕清幽身上,察觉他本欲有所动作的身体l静止不动,反而眸色惊讶地投向洛天之后,容悦这才会心一笑。

  “给你个机会说清楚。不然,今日本王就让你尝尝万火烧身的滋味,你应该知道,这种滋味并不好受。

  而且,就算你有骨气不怕死,本王的怒火也不会就此熄灭,本王会将整个神医谷夷为平地。

  不要怀疑本王的话,本王向来一言九鼎。”

  容悦这番话是对着洛天说的,却不是仅仅说给她一个人听,充满威严的双眸冷冷地扫过众人。

  明显地,是说给在场的所有人听。

  若是,洛天不配合,容悦会毫不犹豫地拿她开刀,实施一下,所谓的:杀一儆百,以儆效尤。

  洛天何尝没有听懂容悦的话中之意,她知道容悦会杀了自己,只要自己说错话。

  但是,容悦算漏了一点,那就是,她若是死了,轩辕清幽就得跟着她陪葬。只要容悦心里真的有轩辕清幽,那么容悦必然不会对她下狠手。

  “噬情蛊。‘母蛊’在我的体内,‘子蛊’在清幽体内,只要我死,清幽就得陪着我一起死。”

  ……

  闻言,轩辕清幽的脸色变得无比苍白。他没想到自己敬爱的师姐竟然会对他下这样地毒手,先是“忘情散”,后是“噬情盅”。哪一个不恶毒?

  前者会让他无声无息间将自己所爱忘得一干二净,后者更为歹毒,除了会随她殒命之外,还会让他只能爱着她。

  只要母蛊一察觉到子蛊的寄主有了别样的心思,便会立刻制裁他。就好比现在,他的心口处已经开始传来了轻微的疼痛感。

  他忍着疼痛,凤眸转向容悦,开始问自己。轩辕清幽你爱的是她么?所以你才会忘了她?

  轩辕清幽刚有这个念头,心口的疼痛就开始加剧,那种被虫子啃咬着心脏的疼痛,让他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他本身在心口处就有旧疾。

  如今心口处的旧疾与新痛一并侵袭而来,让轩辕清幽猛得咬破了唇瓣,唇间登时溢出血迹,一半流至嘴角,一半流进口腔。轩辕清幽嘴里咀嚼着酸涩的血腥味,在脑海里疯狂地搜索容悦的身影。

  而此时的容悦一听到洛天的话,恨不得当场勒死洛天这个禽兽王八蛋。

  竟然敢给清幽下这样的毒。

  她还真以为洛天此人与芍药、黄莲所说的那样深爱着轩辕清幽。没想到居然是这种人!

  洛天对轩辕清幽的是爱么?

  放屁!

  若是真爱,怎么会下这么狠毒的“蛊”?还给她玩殉情?真是不知所谓!

  “哼。”容悦鼻尖出气,手中的火云鞭勒紧洛天的脖子,看着她因缺氧而面色涨红,难受得眼泪直流得模样,容悦嫌恶得松了松火云鞭,威胁道:

  “交出解药,本王便饶你一条狗命,否则的话...”

  洛天猛得大口大口喘息了好几口,这才颤抖着声音说:“你放了我,我给你解药。”

  容悦打量了一番面色通红,发丝凌乱,显得有些狼狈的洛天,正准备说些什么,却听到轩辕付大喊了一声:

  “容悦,你放本王离开,否则本王就杀了他。”

  ……

  轩辕付将透着泠泠寒光的长剑横在轩辕清幽的脖子上,高昂着头,威胁着容悦。

  从轩辕清幽出现在这里,她便有这样的想法。

  既然容悦敢单枪匹马,以身犯险闯入这里,自是十分重视她这长得其貌不扬的七皇弟。虽然她不明白,为何容悦和洛天二人都会看上轩辕清幽。

  但是,她现在无比肯定,轩辕清幽在容悦心中的分量准时不轻。只要她们扣住轩辕清幽,将轩辕清幽作为人质,就能从这里离开,离开容悦以及容悦手中的怪物们。

  每每想到这群怪物,他都会毛骨悚然!

  轩辕付观察了好一会儿,才找准时机趁所有人不备时挟持了轩辕清幽。

  她猜测她赌对了,容悦不敢伤洛天,也同样不敢伤她。

  夏雨荷本来也有此打算,如今却被轩辕付抢先了一步,立刻急中生智,打了个手势,如今为数不多但依旧忠心的黑衣人纷纷举剑怒视容悦,将轩辕付和洛天护在中间。

  轩辕付的忠心手下青衣女人们也立刻效仿黑衣人的举动,护着两人。

  “轩辕付,本王警告你,你若动他分毫,本王就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阴冷的声音透着无尽的杀意,让挥剑指向容悦的等人纷纷不寒而栗,不敢直视容悦幽深地双眼。

  似乎是察觉到主人的心情不佳,“五毒”小宝贝们也一改慵懒看戏的态度,纷纷往前挪步,立在容悦身前,学着那群人的模样,护着容悦,同时龇牙咧嘴,耀武扬威。

  当然,众人是无法分辨出它们的表情,她们唯一能知道的是,它们似乎在示威。

  “五毒”宝贝一上前亮相,众人又开始怂了,气势瞬间就弱了八分,从举着剑的手一直到手臂乃至全身都开始微微发抖。

  这是深入骨髓的恐惧,挥之不去,如同噩梦一般可怕,却又不同于噩梦,噩梦醒了便好,可“五毒”小宝贝在她们所有人心中都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

  心理阴影面积无限大!

  容悦收回火云鞭,手掌捏着洛天的肩胛骨,按捺不住心中的怒意,用力一扔,将洛天扔向白漆脱落的墙上,发出一声“砰”的巨响。

  容悦顾及轩辕清幽体内的“噬情蛊”,并没有立刻杀了洛天。

  可这一劲道,也让洛天十分不好受,猛得吐了几口鲜血,头晕目眩。

  ……

  这等奇耻大辱,我洛天一定会报!

  洛天虽有这雄心壮志,此刻却也不敢任意妄动,佯装受了重伤无法动弹,靠在墙上装死,余光却不断地注视着轩辕付。

  若是轩辕付伤了清幽,那么她也不会放过轩辕付!

  ...

  容悦动了动手指,右手捏着火云鞭,左手把玩着自己胸前的那缕碎发,沉声道:“轩辕付放开清幽,本王放你们走。”但愿你们能承受本王的怒火!

  轩辕付和夏雨荷心中大喜一听,油然而生出一种重获新生的喜悦感。

  只可惜,轩辕付太过高兴,一时没有克制住自己颤抖的手,一不小心让剑刃陷进轩辕清幽的脖颈处几分,鲜红的血液如同山间的小溪流一般从轩辕清幽白皙美丽的脖颈处缓缓留下。

  刺目的红,刺鼻的血腥味。

  容悦心生狂躁,彼时多情的桃花眼变得无情肃杀,谁也没有瞧见容悦眼中一闪而逝的幽光。

  ...

  轩辕清幽此刻自然确定了自己心中的人是容悦无异,尽管他忘记了与容悦之间的记忆,但是噬心的疼痛感,以及他一见到容悦心中说不清道不明的异样都说明了一切。

  容悦于他而言很重要!

  轩辕清幽即使被人挟持,被人用剑刃横在脖间,也依旧无所畏惧。

  只不过心口处被子盅啃噬得疼痛感以及脖子上传来的另一种疼痛,让他脸色变得惨白。

  剧烈的眩晕袭来,轩辕清幽一个趔趄,不小心往前倒去,鲜血从脖颈处喷涌而出,飞溅在轩辕付的脸上。

  轩辕付惊吓过度,吓得立刻把手中的剑丢落在地,然后将目光放在容悦身上,只见她墨发飞扬,朝着自己露出一个嗜血的笑容。

  轩辕付甚至能预想到自己的后果。

  她脑子一热,唯一能做的就是跑,拔腿就跑!

  所幸轩辕付将剑扔得及时,轩辕清幽虽然受了些伤,但到底没有性命之忧。他从眩晕中清醒过来,立刻拿出袖口处常备的止血散涂抹在手心然而再覆于伤口处。

  ...

  说时迟,那时快,“五毒”小宝贝们齐齐出动,所到之处,皆是森然白骨。

  众人立刻做鸟兽散,生怕它们攻向自己,只可惜,于事无补。

  所有人,除了轩辕清幽,夏雨荷、洛天,以及逃跑的轩辕付,全部顷刻间,化作它们口中的食物。

  它们的移动速度快到惊人,蚕食速度也同样让人惊骇。

  它们饱餐一顿后,围绕在轩辕清幽身边,替自己的主人守护它们的男主人。

  而此时近距离目睹一大片人死亡的夏雨荷瞪大了双眼,瘫倒在地,双目无神,似乎受到了无比巨大的惊吓,嘴里念叨着“魔鬼,魔鬼。”

  墙边置身事外的洛天也就就不能平复此刻心中的震惊与后怕,气血翻涌之时又吐出一口老血。

  容悦到底养了些什么怪物!

  难道,她真的就比不上容悦么!

  ...

  洛天和夏雨荷好歹有过心里防备,之前见过有人被地上的怪物瞬间吸成骷髅。

  而轩辕清幽却不同,他是第一次看见这样的景象,可令人奇怪的是,他尊贵晔丽的凤眸中只闪过一丝迷惑,而并无半分惊讶与惧怕。

  似乎,他早就见过这样类似的场景。其中缘由,连轩辕清幽自身也不清楚。

  他的目光从始至终都追随着容悦而去。

  ...

  容悦此刻已经陷入魔怔,她一看到轩辕清幽身上流出的血迹,心中被压抑着的暴虐狂兽似乎挣脱而出,无止尽地怒火操控着她。

  就连脑海中疯狂响起的阻止她杀轩辕付的机械声音也无法唤回她的理智。

  容悦,在每个位面,所受到的制约就是,不能出手伤此位面中天道所选中的女猪脚,否则即将被天道发现,遭到天道的天罚之雷的抹杀。

  “就凭你,也敢阻止本帝!”容悦的意识一动,机械的声音瞬间消失,与此同时,在空间沉睡中的倾城强制苏醒,看到容悦挥舞着手中地火云鞭,大惊失色。

  想强行控制容悦,却发现无济于事。它惊愣了,什么时候,长老大大变得如此厉害。

  可是再厉害,目前也不是天道的对手啊!

  倾城呜呼悲哉,再次运起灵力想要禁锢住容悦的身体或者灵魂。

  只可惜为时已晚!

  容悦手中的火云鞭已经伤到了轩辕付的右手臂,整个右手臂在火光之中烧为灰烬,轩辕付痛得撕心裂肺,差点晕了过去。

  与此同时,天上瞬间乌云密布,电闪雷鸣,紫蓝色的电光聚集在一处猛得砸向容悦。

  倾城知道大事不妙,口中念起了咒语,以它们灵界皇族雪貂的秘法朝天打开了一道时空裂缝,连忙将容悦整个人丢尽了时空裂缝。

  “不,阿悦!”

  身后一道痛苦的喊声被掩盖在惊雷之下。

  地面上的白骨与“五毒”小宝贝们也在这一刻一同消失了。

  空间中的某一处,森然的白骨飞速飞往竹林深处的突然之中。

  那里有一个灰暗的庞然大物,吸收着这一根根白骨骷髅。

  谁也不知道它的存在,也不知道它是什么。

  它看上去像个座椅。

  http://www.doulaidu8.cc/xs/156495/2181074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oulaidu8.cc。都来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doulaidu8.cc
HTTP/1.1 502 Bad Gateway Content-Type: text/html Connection: close Content-Length: 308 Date: Tue, 17 Sep 2019 04:01:52 GMT X-Via: 1.1 localhost.localdomain (random:773980 Fikker/Webcache/3.7.7) 502 Bad Gateway

502 Bad Gateway - Cann't Connect To Upstream Server By SSL Read

Server: localhost.localdomain
Date: 2019-09-17 04:01:52

Fikker/Webcache/3.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