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来读 > 苏爽快穿:打脸成瘾 > 28:妖娆女王爷

28:妖娆女王爷

  如轩辕清幽所料,芍药和黄莲的确发现了马车上遗留的香囊,也知道了轩辕清幽的的用意。轩辕清幽身上有迷迭香,这种香味普通人是闻不出来的,唯有彩蝶可以。

  并且只要用彩蝶,彩蝶会寻着香味飞到中了迷蝶香的人身边。而他们只需紧紧跟着彩蝶便可。

  而且黑衣人所用的带有异香的迷雾药丸,芍药和黄莲二人一眼便知,是出自神医谷。

  洛天不日前与轩辕清幽会晤的事情,轩辕清幽虽然没有带着二人前去,但也并没有隐瞒。

  二人知道洛天洛少谷主来了京城,而这大婚之日出了这档子事儿,铁定是洛少谷主洛天带走了殿下。

  二人将一切一字不落地说给容悦听。

  容悦听完之后,心中自有一番计较。

  “好,你们怎么召唤所谓的彩蝶?”

  容悦摸了摸下巴问芍药黄莲。

  “回禀王爷,这个其实很简单。只要打开香囊,然后将香囊里的放在高处,大概半柱香,最多半个时辰,就会有彩蝶飞至香囊处。

  彩蝶同体呈现出七色光,分别是红橙黄绿青蓝紫,七种颜色。

  彩蝶吸入香囊中的香味后,身体会发生变化,先是整个身体变成红色,然后变成橙色,再往后黄色...一直到身体全部变成紫色后,彩蝶便会寻着香味飞向中了迷蝶香的人或物。”

  “哦?本王倒是没见过这么有趣的彩蝶。”语气微微上扬,话语中带着一丝兴趣。

  “那么。现在可以打开香囊么?”

  芍药和黄莲一齐点点头,表示肯定之意。

  “好,你二人,将彩蝶唤来便可。今日,本王就要接回本王的王夫。”

  容悦直接比赛道。

  “是,王爷。”

  芍药轻轻颔首,拾起留在马车边上一角的紫色香囊,将香囊封口处的丝带扯开,轻轻露出一个小口,然后快速挪步到容悦身边,将香囊呈上,道:

  “还请王爷将其置于高处,最好是放在风口处,如此一来,风能将迷蝶香传向更远的地方。这样也能尽快将彩蝶引来此处。”

  容悦接过绣着精致花案的紫色香囊,往四周望了望,锁定了其中一棵最高的树,脚尖轻轻一点,飞身攀上了树枝上,用头发试了试方向,确定好风向后,将香囊挂在某一处。

  做完这一切后,容悦拍了拍手掌,纵身一跃,稳稳落在地上,回头望了一眼高挂枝头随风飘扬的香囊,问了一句:

  “这样就可以了是么?”

  “是的。很快,彩蝶便会循香而来。”

  于是乎,容悦、秋末、夏至与芍药黄莲都在静静地等待着彩蝶的到来。

  几人的视线无不60度上扬,落在承受风力而微微发抖的香囊处。

  时间静静地流逝。

  估摸着一炷香的时间后,

  容悦与夏至、秋末突然听到了细微的奇异的声音,几人转过视线,寻声而去,果不其然,看到了半空中呈十字排列的密密麻麻的蝴蝶。

  在远处,她们尚且还看不清晰,可等蝴蝶飞进了之后,她们便能清晰地看到蝴蝶身上的纹路,纹路很特别,色彩如芍药所言一般,真的是七色。

  在阳光的照耀下,美得越发炫目。

  “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的彩蝶?”

  夏至兴致高昂,咧开嘴笑了笑,说:“只要等它们的颜色全部变成紫色后,就会带我们去找王夫了是吧。

  哼,到时候,本小姐要让这群贼人吃不了兜着走。什么玩意儿?神医谷就了不起么,能治病也不过是一介草民,居然还敢在王爷大婚之日闹事,还掳走了王夫,最重要的是刺杀女皇陛下。

  神医谷这可是犯了灭族知罪!就算他们与王夫有些千丝万缕的关系,也难逃律法的制裁。”

  夏至本就因为轩辕清幽在她与秋末二人的眼皮子底下神不知鬼不觉地被人掳走而耿耿于怀,这会儿,知道有办法找到轩辕清幽,心中的怒意距离,想着一定要给自家王爷出这口恶气。

  肖想王爷的男人,真的是活腻歪儿了。

  哎哟,我这暴脾气。让我想想,等会我就先把那个叫什么洛天的女人脸给打歪,然后胸给打扁,最后么,大门牙给她打掉两颗,让她不知天高地厚!让她傻不愣登惹上她们凤阳王府的人。

  夏至越想越开心,脸上绽放的笑容越来越灿烂。她动了动脖子,活动活动四肢,准备到时候大干一场。

  秋末与夏至是双生子,虽然不能说,与夏至心意相通,但好歹能感受到夏至的心潮澎湃,再看看夏至的表情,大概也能猜出几分夏至的想法。

  她拍了拍夏至的肩膀,说:“这一次,我们比比,看谁能抓到罪魁祸首。”

  “没问题。”夏至挑了挑眉,挑衅道:“这一次,我一定不会输给你。”

  以前但凡有行动,只要是她们二人一同执行任务,二人均会立下赌约,比试一番,分出个胜负高低,这一次也不例外。

  或者说,这一次,二人的气势尤其高昂!

  而容悦此刻并没有过分去关注夏盛和秋末二人。微微听了二人的嘀咕后,她便把注意力,三分放在翩翩起舞般围绕在香囊上的彩蝶身上,其余七分则在思考着洛天这个女人。

  从芍药的嘴里所听到的信息而言,洛天百分百就是掳走轩辕清幽的人。她既是轩辕清幽的师姐,又是他的干姐,既然喜欢清幽,断然不会伤害清幽,如此一来,她也就能稍稍放心些。

  但是,唯一让她不解的是什么呢?

  那边是行刺女皇轩辕修。

  这可是弑君!

  不关成功与否,都是株连九族的罪。

  就如同方才夏至所言,洛天这番行为,那是将整个神医谷都推上了断头台。一旦查实,整个神医谷所有人都要为洛天鲁莽的行为买单。

  这么惨痛的代价,洛天真的会这么做么?

  洛天若只是简单地不想轩辕清幽嫁给她容悦,大可直接用迷雾药丸,然后趁乱掳走轩辕清幽便可,何必大费周章,声东击西,演一出刺杀皇帝的姨妈戏码,然后再将轩辕清幽掳走呢?

  在容悦看来,洛天不见得会为了美男置整个神医谷于不义之地,用神医谷所有人的人命来换一个轩辕清幽,可能性很小,可以说是微乎及微,几乎没有。

  所以,那就还剩一种可能。

  那便是,黑衣人与洛天是两方人马。或许洛天只是提供了迷雾药丸给黑衣人。黑衣人刺杀女皇轩辕修是实锤,然后她则是趁乱带走了她的目标轩辕清幽。

  洛天与黑衣刺客极有可能是买卖关系,或者是结盟关系,一人刺杀,一人掳人,共同合作,互利共惠。

  那么黑衣刺客是谁派来的?

  若是想问,谁最想杀轩辕修,那人非轩辕付莫属。轩辕付对皇位虎视眈眈,做梦都想登基为帝,又是剧情中成功谋朝篡位的女猪脚。

  她想杀轩辕修的心,在容悦看来,无异于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尤其是,她用火云鞭直接火化几个黑衣人尸体的一幕,孔老丞相的反应太过剧烈,也太过反常。

  在这个位面,这里的人,但凡死了之后,也都是以火化处理,并没有什么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死后也必须保全尸的风俗。

  火化尸体,真的说起来,也不是那么恐怖,但是晦气倒是真的。

  可孔老丞相居然会被吓得晕过去,这便十分耐人寻味了。孔老先生作为三朝元老,为官数十载,见识过那么多阴谋阳谋,即便是一介文官,会没有见过死人?

  会没有见过火葬死人?

  据她所知,孔老丞相的正夫在五年前病逝,就连先皇都亲自去参加孔老丞相正夫的火化丧礼,孔丞相会没见过尸体被火化的场景么?

  答案自然是否定的。

  孔老丞相怕的不是看到尸体被火化,孔老丞相怕的是火云鞭!火云鞭能生火,能烧尸体,自然也能烧活人不是么?

  她故意将火云鞭的奇特之处展现出来,一来是愤怒,二来也是警告群臣,不要以下犯上,不要惹到她。

  否则,她在这个位面默默处理几个对剧情不重要的人那实在是太简单不过了。

  所以,对于孔老丞相的反应,她是不是可以认为,这种剧烈的反应叫做——做贼心虚呢?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今日的轩辕付似乎是称病卧床,才没有来这儿紫禁城外吧。

  在容悦心里,轩辕付一党人早已入了黑名单,除此之外,还多两个人,那边是对轩辕清幽抱有觊觎之心的洛天和夏盛两人。

  尤其是洛天,真的是不知天高地厚,撞到她的枪口之上。即便没有系统在手,以她在这个位面的实力,以及火云鞭,她都能分分钟弄死洛天,更别说还有系统商城这玩意儿了。

  她一定能玩死洛天这凑不要脸的女人!

  ...

  “哇,快看。彩蝶马上就便成紫色了!太好了,本小姐已经饥渴难耐了,这就准备好武器前去会一会所谓的神医谷的少谷主洛天这个傻缺。”

  夏至兴奋得不得了,摸摸手,在摸摸腰间挂着的长剑,跃跃欲试,眼中划过一丝暴虐。

  由于这段时间一直跟着容悦,将一些偏现代化的口头禅学的七七八八了说得顺嘴极了,比起轩辕修来,有过之而无不及。

  夏至的这一声叫唤,彻底拉回了容悦的思绪。容悦用手按了按因为维持60府角向上仰而微微发痛的脖子。

  一双潋滟桃花眸中映着一群即将通身变成紫色的彩蝶,嘴角的弧度越来越大,笑容危险又美丽。

  终于

  所有彩蝶全部由彩色变成了紫色,也变回了方才得“十字”阵型,翩翩然停留在半空中。

  “王爷,就是现在,只要你手里拿着香囊,彩蝶们便会带领你去寻找七皇子殿下,不,是王夫。”

  芍药连忙上前,提醒容悦。

  “本王要拿着香囊?”

  “不错。因为彩蝶的用途就是为了寻人,当它们身体全部变成紫色时,它们此次寻人便会为拿着香囊的人马首是瞻。在它们眼里,它们就是在为拿着香囊的人办事。”

  “原来如此。”

  容悦道了一句,下一秒,火红色的长靴便踩在了树枝上,俯视着夏至等人。

  她一身红衣,立于高处,如同一朵绽放的红玫瑰,倾城绝色,美得妖冶。

  她伸手,露出一截在阳光下晶莹透亮的皓腕,手指一勾,解开了紫色的香囊。

  说来我奇怪,香囊到了容悦手里后,紫色的彩蝶用着“十字”阵型围绕着容悦飞了一圈又一圈,最后停在容悦的眼前,然后朝着某一处挥动翅膀前行。

  “王爷,彩蝶们已经开始引路了,咱们事不宜迟,需得立马跟上。”

  “好,此去怕是有些凶险,芍药与黄莲不必随行,回府等待消息便可。”

  “是,奴才遵命。祝王爷早日将王夫救回。”

  芍药和黄莲不会武功,知晓自己即便是跟着王爷一同前去寻找殿下也只会是累赘。况且以他们的脚力,无论如何也是跟不上王爷的。

  是以,二人十分顺从地听从容悦的安排,准备在王府等待着。

  等待着王爷凯旋而归,将殿下完好无损地带回府。

  ……

  容悦下颌微垂,敛了敛眸,飞身落地,命芍药与黄莲去遣散了迎亲队伍后,便随着彩蝶飞去的方向动了动身影。

  夏至,秋末见状,也立刻迈步向前跟上容悦的脚步。

  彩蝶的速度可快可慢,若是“主人”——也就是这次拿着香囊的人速度快能跟得上它们,他们便会加快飞行速度,若是跟不上,它们便会放慢速度,以防止“主人”远远落后。

  简而言之,比起其他蝴蝶,彩蝶的的确确算得上是非常通灵性的蝴蝶。

  容悦拿着香囊踏着“凌波微步”分分钟就离开了紫禁城们好远一段距离。

  而夏至与秋末虽然及不上容悦的速度,但也能做到“望其项背”。

  容悦胜券在握,只带了夏至和秋末两人。但是她完全没有料到自己也会有马失前蹄的时候,即便是系统在手,也不能保障自己必定安全无疑。

  有的时候,过于自信也是一种病。但也唯有这病症发作了之后,得病之人才会重视起来。

  前途漫漫。

  到底有什么在等待着容悦呢?

  http://www.doulaidu8.cc/xs/156495/2204613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oulaidu8.cc。都来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doulaidu8.cc
HTTP/1.1 502 Bad Gateway Content-Type: text/html Connection: close Content-Length: 308 Date: Tue, 17 Sep 2019 04:09:45 GMT X-Via: 1.1 localhost.localdomain (random:71860 Fikker/Webcache/3.7.8) 502 Bad Gateway

502 Bad Gateway - Cann't Connect To Upstream Server By SSL Read

Server: localhost.localdomain
Date: 2019-09-17 04:09:45

Fikker/Webcache/3.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