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来读 > 苏爽快穿:打脸成瘾 > 36:影后,太凶悍(生日一更)

36:影后,太凶悍(生日一更)

  很快,《剑侠情缘》的剧情已经到达了尾声。

  观众们每天晚上八点准时在电视机前等待着新剧情的发展。昨晚,妖月自刎,他们无不痛心,纷纷骂张凡这个渣!

  呵,男人!

  为了自己心爱的女人就能够去欺骗爱自己的女人?

  ...

  妖月被葬在断崖之巅。

  墓碑上刻着:殿主妖月

  断崖上寸草不生,远远望去,入眼的就这么一处坟地。

  “属下参见殿主。”

  海棠立在风中很久很久,眼眶中微红,不知是风沙袭眼而造成的湿润,还是为自然仙逝一月有余的妖月而伤怀。

  她单膝跪地,望着坐在坟前面无表情的刑陌,恳切道:“请殿主下令准许属下为妖月殿主报仇雪恨!

  殿主,妖月殿主死了!凭什么他张凡就能活的好好的,名利双收,佳人在怀。

  现如今,张凡那畜生就在阎罗殿山脚下。只要殿主一声令下,我等定让他有去无回,尸骨无存。”

  刑陌依旧是一身黑袍,此刻他长发未束,任由微风将一头如锦缎般光滑的长发吹得凌乱无章。

  指节分明的手指轻轻地爬上了墓碑,在“妖月”二字上来回摩挲,动作轻柔,似乎怕打扰墓中之人。

  刑陌俊美的容颜第一次出现了痛苦的神情,眼中似蕴含着毁天灭地的暴虐,仿佛下一秒就会血染整个武林为妖月陪葬。

  这种痛苦是埋在心里深处的种子。它一点一点抽枝发芽,后来枝叶越来越多,根根条条缠绕着那颗微微颤动的心脏,枝叶越绕越紧,而后以心为四点一点一点地往外蔓延,不放过身体的任何一个角落。

  蚀骨的痛席卷四肢百骸,且一日比一日更甚。

  “你先退下。”刑陌声音低沉,太久没有喝水的喉咙不经意间咳了两声。

  “殿主?”海棠不死心,依旧以身请愿。

  “她不会希望张凡死的,我也不会送他去地府再打扰她。你既然将殿主双手奉上,就不要干涉我的决定。”

  “可是...难道就任由他潇洒地活在世上!”

  “呵。”刑陌突然笑了,笑得如同鬼魅。

  海棠微微一愣,从小到大从未见过刑陌笑,刑陌就像一块化不开的冰,从脚底一直到头顶都冒着生人勿近的阴冷。

  即便她,妖月,刑陌三人同在老殿主手下习武,他对他们的态度也并没有丝毫不同。

  可是今日...

  “你知道张凡是什么时候等在阎罗殿外的?”

  海棠垂首想了想,道:“大约是在半月前,殿中有人发现他就候在山脚下。

  可是碍于妖月殿主生前曾下令,阎罗殿中任何人不得伤害张凡,是以属下们并没有出手伤他。

  但是殿中并非只有海棠一人请求殿主下令,让我们替妖月殿主报仇雪恨!”

  说着说着,海棠心中的悲愤又往上升,企图说服刑陌。刑陌继承了妖月殿主所有内力,他的武功足以独霸天下,笑傲江湖。杀区区一个张凡不在话下,有他带队,即便是整个武林盟也不足为惧。

  “是我派人告诉张凡妖月殿主仙逝的消息。”

  “殿主?属下不明白您的意思...”

  江湖上还并没有流传出阎罗殿殿主去世的消息,是以证明,张凡并未泄露出去,或者说他不相信妖月死了。

  而张凡一连半个月都在阎罗殿的山脚下,这也足以证明刑陌的猜想:张凡并非对妖月无情,或者说是情深而己却不知。

  当一切真相都摆在眼前之时,他会不会追悔不及,然后痛不欲生?

  “此事,我自有主张。”

  刑陌缓缓起身,目光在妖月的墓碑上逗留了许久,最终拂袖离去。

  海棠张了张嘴,却不知说些什么,总觉得刑陌似乎和以前大不相同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妖月殿主将内力全部传授给他的原因,她竟然觉得他与曾经的妖月殿主有些相似?

  何处相似?

  许是那睥睨天下的神情。

  又许是那运筹帷幄的自信。

  ...

  阎罗殿的山脚下,一名青衫男子盘腿坐在地上,高高竖起的发丝微微有些毛躁,嘴唇周边冒着点点胡渣,双眼凹陷,神色非常疲倦。

  自从听到妖月死讯,他马不停蹄地赶了过来。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仿佛心口缺失了一块一般失魂落魄。

  他不信妖月死了,他宁可相信这是妖月的谎言,故意骗他过来,但是他又害怕这个消息是真的。

  所以他一定要亲眼过来看看。

  可来了山脚下半个多月,他也没能如愿进入阎罗殿,他的心渐渐沉了下去。

  如果妖月想见自己亦或是想杀了自己,又怎么会半个多月而闭门不见,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妖月,真的死了。

  期间,他回了一趟城里,买了不少干粮,铁了心一般就在这山脚下等着,等到阎罗殿的人理会他为止,哪怕出手杀他,也好过让他一个人坐在这儿苦等。

  ...

  “张凡。”

  张凡身体一怔,转过身去看声音的来源地。

  “是你!”张凡眼中闪过一丝杀气,欲当场拔剑杀了刑陌,可又想到来意,压了压手,冷哼一声:“妖月在哪儿,我要见她。”

  “她已经死了。”

  “我不信!”张凡反驳道:“她武功那么高,怎么会死,我不信,你在骗我对不对。”

  “骗你?”刑陌嗤笑一声,“如果不是殿主下令,阎罗殿人谁也不准伤你,你觉得你还能活到现在?”

  “妖月怎么会死?上次白振天并没有伤到她,她怎么会死,不对。”张凡仔细想了想当时的场景,问:“当时受伤的是你,你...你的衣服...”

  刑陌依旧一身黑,可黑袍上用金丝绣着的奇异图案他曾经在妖月身上见过,妖月说那是上古凶兽饕餮,唯有历代经过册祭祀之仪的阎罗殿殿主才能穿。

  那么...

  “你是殿主?”张凡的一双浓眉仿佛要拧成一股绳,他记得当初妖月退位后将殿主之位传给的另有其人,并非刑陌。

  “到底发生了什么?”

  “妖月将毕生的功力传于我,然后自刎于阎罗殿的祭台上。”

  “不可能。”

  “不可能?她会死都是因为你!万年雪莲是本殿圣物,绝不外传,她愿意给你,而你却背叛了她。

  你知道祭台是什么地方么?她在那里结束自己的生命就是为了赎罪,因为你而赎罪!”

  “不会的,不会的。”张凡喃喃道,神情恍惚,后退了一步。

  他猛然发出一声巨吼,他用手抓着刑陌的衣领,质问:“是不是你!你觊觎殿主之位,觊觎她的武艺高强,所以用卑劣的手段杀害了她!

  你是个杀人不眨眼的狂魔!”

  张凡此刻已经失去了理智,脸上的表情凶狠异常。

  刑陌玩味一笑,轻轻一动便用内力将张凡的手振开,他伸手抚平衣领,将张凡的迷茫、痛苦,完全看在眼里,心中越发肯定自己的猜测。

  殿主,如果你知道,她的心里有你,你还会如此决绝地离开么?

  肯定不会吧。

  毕竟,你从不会对他残忍。

  可是怎么办,属下绝对不会让他就如此心安理得地活在人间。

  “张凡,我命人给你传话并不是让你来此惺惺作态的。你不是一直认为是我杀了你的师父师叔等人么,今天我就带你去看看什么才是真相!”

  闻言,张凡目露不解,看向刑陌的目光充满了疑惑。

  真相?什么真相?

  “跟我来。”

  刑陌语罢,运起轻功便离开原地。

  张凡闻言,也踏着轻功跟上刑陌的脚步。

  很快,刑陌带着张凡来到了阎罗殿某一处院子,院子里的侍女一见到刑陌立刻恭恭敬敬行礼:“参见殿主。”

  “严小姐,恢复的怎么样。”刑陌轻轻颔首,问。

  “回殿主,严小姐身体已无大碍,只是还是不愿说话。”

  “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是。”

  刑陌带着张凡踏入房中。

  张凡视线触及到坐在床上的粉衣女子,身体一怔,而后似惊似喜道:“小师妹你还活着。”

  “二师兄!”粉衣女子恍惚的神情在看到张凡时猛然惊醒,她连忙扑倒张凡怀里,泫然欲泣:“师兄,你不能娶白家小姐。

  白振天这个狗贼杀了师父,师叔,还有师姐,就连我也差点惨遭毒手!若不是刑陌大哥搭救,恐怕我也见不到你了。

  二师兄,你不能娶白家小姐,不能!

  我们天机门与武林白家不共戴天!”

  粉衣女子抓着张凡的手,情绪非常激动。

  此言一出,如平地一声雷。

  张凡无论如何也不愿相信,凶手居然是白振天——自己的老丈人。



  ------题外话------

  推荐好友新文《异世穿书:炮灰修仙传》/清栀简桐著

  林瞳一朝被雷劈,穿进了一本手打三千字差评的大女主修仙文!

  对此穿成了人见人嫌的乞丐?林瞳表示,没事没事,活着就行!

  穿成了出场就挂的炮灰?林瞳微微一笑,不怕不怕,跑的快就行!

  作为修仙文中一个命比纸薄的炮灰,林瞳坚定的执行珍爱生命,远离女主的信念,扮猪吃老虎是必须,升级修炼才是王道!

  至于路上那谁谁谁,美男请都自觉的靠边站,咱不谈念爱,只修仙!

  正在2p中,求大家多多翻书,收藏~(≧▽≦)/~

  /xs/156495/2354235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oulaidu8.cc。都来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doulaidu8.cc
HTTP/1.1 502 Bad Gateway Content-Type: text/html Connection: close Content-Length: 308 Date: Tue, 17 Sep 2019 04:47:23 GMT X-Via: 1.1 localhost.localdomain (random:71860 Fikker/Webcache/3.7.8) 502 Bad Gateway

502 Bad Gateway - Cann't Connect To Upstream Server By SSL Read

Server: localhost.localdomain
Date: 2019-09-17 04:47:23

Fikker/Webcache/3.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