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来读 > 天下卿 > 幼时卿儿

幼时卿儿

  卿儿愣了一下,继而冷笑:“容祈,你想骗我,也该骗得有些诚意吧。如此蹩脚的谎言,你当真以为,我会信?”

  容祈不语,凝视卿儿良久,轻声道:“你我初遇之时,你才四岁。”卿儿凝神,四岁?确实,很少有人知道,她其实是个没有五岁之前记忆的人。她也曾努力想记起过,问过卿元嵩,也找过当年的相关之人,可是,得到的答案却都是,她五岁那年因下人的失误失足坠入湖中,等到醒过来之后,便不再记得往事。难道,她真的见过容祈?

  “那你倒是说说,我们在何处相遇,相遇之时又发生了什么事?”卿儿不动声色地问道。

  容祈凝视着她,认真道:“你我相遇,是在十一年前的上三界的排位盛会上。”

  卿儿瞳孔一震,上三界的盛会?若她和容祈相遇在上三界,难道,她也是上三界的人?!

  “我其实主修的是空间系仙术,”容祈仿佛下定了某种决心,伸手在马车内布下一个空间防止他人偷听,然后轻声娓娓道来:“那时,我还刚刚觉醒空间之力没多久,空间之力十分不稳定,经常自己暴动,然后把我瞬移到某个陌生的地方。”

  容祈看着卿儿,神色陡然柔和:“那天,我的空间之力暴动,把我瞬移到了排位盛会举办之处的某一处院落中,在那里,我遇见了你。”

  “那时候你还小,但已经是一个精致的小姑娘了,看到我突然出现在你垂钓的池塘中,居然一点儿都不害怕,”容祈眼中闪过回忆的温暖,嘴角不由得现出一丝温柔的笑意,“你的水性似乎很好,才四岁的小姑娘就能将七岁的我从池塘里救上来。那时候幸好遇上了你,不然我这样不通水性的人,要是落在无人之域,可就没有这么幸运了。”

  卿儿目不转睛地看着容祈,她努力地想象容祈口中的画面,似乎有什么东西呼之欲出,却又渐渐沉寂。

  “其实,我并不记得五岁前的事情,”卿儿垂下眼帘,低声道,“或许真的有过这么一段相遇,可是我真的什么都记不起来了。”

  “没关系,”容祈扶住她的肩膀,耐心地劝慰,“你不记得的,我都会替你记得,如果你想知道这些过往,我都可以告诉你。”

  “不必了,”卿儿淡淡地回答,拂开容祈的手,“既然都已经忘记,那就不用再记起来了。我现在很好,记起这些,只会打搅我平静的生活。”

  容祈眼中闪过一丝神伤,他自嘲地收回手:“也对,你现在是卿家家主,要什么有什么,这些往事,不记起也罢。”

  卿儿长睫微颤,沉默不语。容祈闭目,挥手撤去了结界,疲倦无力地靠在车厢壁上。一时间,车厢内又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中。

  良久,车厢内只剩容祈疲倦浊重的呼吸声,卿儿睁开眼,望着容祈沉静的睡颜,睡着的他少了几分锋芒,多了几分安然,她有些歉疚地在心中默念,对不起,容祈,不是我不信你,既然有些事情注定要我一人承担,有些路注定要我独自前行,对你而言,抽身而出才是最好的做法。这样,纵然我遍体鳞伤,万劫不复,你也可以依然安然无恙。

  不知过了多久,车帘外传来凌时的声音:“爷,前面有个小村庄,天色很快就要暗下来了,是否要在小村庄歇息一晚。”

  容祈闭目不语,卿儿看了他一眼,回道:“歇一晚吧。”

  帘外凌时声音微顿,回道:“是。”

  小村庄外立着一块石碑,上面刻着“桃花庄”三个大字。马车驶入桃花庄,停在一家小客栈门前。

  银霜率先跳下车,环顾四周,惊叹道:“哇,这桃花庄好漂亮呀,果然不辜负这个名字。”

  卿儿下了马车,也不由得感叹:“确实漂亮!”

  桃花庄地方不大,只是个小村庄,可这小村庄内满是盛开的桃花,放眼望去,粉嫩嫩的一片,很是讨人喜欢。

  来接待的客栈老板娘笑着接话:“姑娘好眼光呀,我们桃花庄的桃花确实是远近有名的漂亮呢,就连日曜大帝都曾带着他的帝后前来观赏,还题了“桃花庄”三个大字呢。呐,就是那门口的石碑,你们应该看到了吧。”

  卿儿笑着点点头,怪不得觉得这字迹眼熟呢,原来是大帝的手笔。

  “各位先随我上楼挑房间吧。”老板娘热情地招呼道,“马车会有我们帮忙照看的。”

  “好,”卿儿连忙回答,“有劳了。”

  等到一切都安置结束,卿儿坐在房间的窗边,抬眼望着窗外。窗外桃花盛开,入眼之处,满目桃花,给人一种暖色的慰藉。卿儿享受着这段时间来难得的平静,嘴角现出一丝伤感的笑意,自从容祈说了那么多有关她身世的猜测,这种平静的日子注定不会再有了。因为,就连卿儿自己也觉得自己不是卿家大小姐,那么她是谁呢?

  活了这么多年,原来她才是那个最可怜的人,有可能被最信任的一些人瞒在鼓里,就连自己是谁都无从知晓。

  卿儿微微叹了口气,静静地注视着窗外,她仔细地瞧着桃花,突然发现,在这许多的桃花树中居然有一棵樱花树。这樱花的颜色和周围桃花一模一样,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她脸上不由得现出笑意,原来这桃花庄中除了桃花,还有樱花。

  “小姐,下来用膳吧。”门外传来银霜的呼唤,卿儿应了一声,又瞧了瞧那株樱花树,便关了窗下楼。

  楼下大堂的一角,容祈坐在桌边等着卿儿,桌上已摆满了桃花糕,桃花酥,桃花鸡汤,桃花鱼等菜,每道菜都用到了桃花,清香扑鼻。

  卿儿眼前一亮,有些迫不及待地对凌时、凌风、银沐、银霜道:“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坐下。”

  凌时和凌风微微一愣,偷偷看了看容祈,见他没有反对,便随银沐、银霜一同入了席。

  桃花庄客栈的菜肴有种不同的风味,确实美味,六人把桌上的菜吃了个精光,然后又加了好几道菜。

  银霜抚了抚有些撑的肚子,意犹未尽地对卿儿说:“小姐,这里的菜也太好吃了吧,如果不是吃不下,我真的好想再吃几桌。”

  “嗯嗯,”卿儿赞同,“我也这么觉得,这样吧,以后有时间,我们再来桃花庄,好好吃几餐。”

  银霜开心地发出一声欢呼,凌时瞥了她一眼,不屑地撇撇嘴:“吃吃吃,小心吃成个胖子。”

  银霜怒目瞪着凌时:“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刚才呀,筷子伸得比我还勤快。”

  众人忍俊不禁,凌时有些尴尬地咳嗽一声,对容祈道:“爷,我先回房休息了。”话落,人影一闪,便不见了。

  卿儿笑着看了银霜一眼,起身道:“都回房休息吧,明日还要早起赶路呢。”

  容祈看了卿儿一眼,默默地起身上楼了,其他三人互看一眼,也上楼了。

  /xs/159242/2186843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oulaidu8.cc。都来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doulaidu8.cc
HTTP/1.1 502 Bad Gateway Content-Type: text/html Connection: close Content-Length: 308 Date: Fri, 19 Jul 2019 01:50:05 GMT X-Via: 1.1 localhost.localdomain (random:783681 Fikker/Webcache/3.7.8) 502 Bad Gateway

502 Bad Gateway - Cann't Connect To Upstream Server By SSL Read

Server: localhost.localdomain
Date: 2019-07-19 01:50:05

Fikker/Webcache/3.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