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来读 > 天下卿 > 容祈重伤

容祈重伤

  祭祀台周围的绿芒越来越闪耀浓郁,给人一种勃勃的生机之感,在绿光的滋养下,原本有些枯萎的祭祀台上的花朵和绿叶竟焕发生机,甚至整个陵兴的木系植物仿佛都得了莫大的好处,一时之间变得更加茂盛。

  卿儿感觉体内似乎有些异样,她内视丹田,发现丹田不在是之前幽深的紫色,而是变成了半紫半绿的球状晶体,闪耀着两种颜色的光芒,十分精致漂亮。她似乎感觉灵力突破了什么壁垒,可是细细一感知,却发现自己仍处在紫级巅峰,并没有任何突破。她不由得疑惑地蹙了蹙眉,突然想到容祈,他那么无所不知,应该会知道是怎么回事吧。

  卿儿抬眼看了眼祭祀台,祭祀台周围,绿光似流动的环带般围绕,犹如一条流动的绿色星河,煞是惊艳。她精致的面庞上不由得勾勒出一丝笑意,祭祀台已经修复,可以挡住黑袍师爷了,她起身向外走去。

  浓郁的绿芒将外界遮挡得严严实实的,甚至连一丝声响都无法抵达祭祀台内,卿儿快步闪出祭祀台,外面的景象却让她瞳孔骤缩,她惊骇地失声叫道:“容祈!”

  容祈无声地躺在祭祀台外的地面上,脸色苍白,嘴角挂着一道血痕,在他不远处,黑袍师爷倒在地上,黑袍下的面容惊恐扭曲,他身上却无半丝伤痕,一时间竟看不出死因。

  卿儿飞身来到容祈身边,焦急地晃着他:“容祈!快醒醒,容祈!”容祈双目紧闭,毫无反应。卿儿惊慌地伸出颤抖的手指探了探容祈的鼻息,良久,长舒一口气,还好,还活着。

  她伸手放在容祈额上,闭目催动灵力探查他的体内情况,发现容祈体内灵力混乱,各种强横的灵力在他的体内横冲直撞。卿儿轻抚他微蹙的眉,应该很疼吧,这么一个人竟然也会疼到蹙眉,卿儿有些说不出的难受,她有些担忧又有些责怪地在心底对容祈说,不是让你迂回坚持一柱香吗,一柱香之后我会回来,可是为什么要拼了命地杀了他呢,你也会受伤呀。

  卿儿眼底浮现一丝复杂的情绪,容祈的外伤十分轻微,但是精神力却受到了很大的震荡,体内灵力也是到处乱窜,凭自己目前紫级的修为根本敌不过他体内如此浑厚的灵力,看来只能带他回天月峰,让师父救他了。现在先让他保持清醒再说。

  凌风和凌齐在厢房内焦急地来回走动着。“爷怎么还没回来?”凌齐有些急躁,自责道,“爷重伤未愈,现在是虚弱期,别说魔使了,连个半步魔使都很难对付,早知道我就该跟爷一起去。”

  凌风凝眉:“爷不让我们去,自有他的用意。”

  “用意用意,”凌齐暴躁地站在墙边,伸手握拳用力锤向厢房的墙,“再多的用意不也是为了那位卿家大小姐,真不知道爷看上她哪里了,那位大小姐根本不屑咱们爷。。。”

  “凌齐,”凌风低喝道,声线紧绷。“怕什么,爷不在,”凌齐有些气愤,“真不知道卿家大小姐有什么好的,爷遇上她就跟换了个人似的,现在还跟她玩什么千面女侠的身份游戏,真是的,还不如盈浅小姐,温柔善良,灵力高强,配得上咱们爷,依我看啊。。。。。。”

  “凌齐,”一道低沉虚弱却又充满怒气的声音自门口传来,喝止了凌齐说下去。

  凌齐一惊,转身看到虚弱的容祈正面色铁青地靠在卿儿身上,看样子身受重伤却又被他气的不轻。

  凌齐苍白着脸跪在地上,容祈盯着他,墨色的眼眸内全是怒气:“本王喜欢谁是本王的事,你跟在本王身边这么久,难道还不清楚本王的性子?!你真是太让本王失望了,自己去刑堂领罚。”

  “是。”凌齐低头应下。

  “我看倒是不必领罚,”卿儿低眸轻笑,“他说的也是实话,倒是忠心,殿下确实不必和卿儿玩什么身份游戏,卿儿也确实不值得殿下如此另眼相待。”

  “卿儿,”容祈转头深深地看着她,“可是值不值得是我的事,我觉得你值得你就值得。”

  卿儿垂眸低笑,长长的睫毛遮掩了眸中神色,让人有些看不清猜不透她的想法:“殿下放心,殿下既是为卿儿受的伤,卿儿定当寻师父为殿下疗伤,殿下明日便启程与卿儿前往天月峰吧,待伤好之后,就离开,不要再在卿儿身上白费心思了。”

  话落,卿儿抽出身子,将容祈轻轻推到一旁的凌风身上,淡淡行礼道:“卿儿告退。”转身出了厢房。

  厢房内,一时间气压极低,容祈杀人般的目光刮向跪在地上的凌齐,半晌气笑道:“好,很好,爷宠着,护着,恨不得捧在手心的女人,就这样被你弄跑了。既然你这么喜欢盈浅,那就去跟着她吧,不必跟着本王了。”

  凌齐大惊,苍白着脸抬头:“爷,凌齐知错,希望爷给凌齐一次机会,凌齐不想去盈浅小姐那儿。”

  容祈冷笑:“怎么,不是觉得她很好么?温柔善良,灵力高强,既如此,就去吧。这么会说话的属下,本王可要不起。凌风,派人送他过去。”说完直起身,苍白着脸,甩袖离去。

  凌风怜悯地看着脸色惨白的凌齐,叹了口气:“爷的性子你也清楚,去吧。我和凌时会好好照顾爷的。”凌齐在嘴唇蠕动了一下,最终还是没说什么,他向容祈离去的方向叩首三下,起身离去。

  凌风派人通知凌时尽快前来,然后走进内室,容祈正闭目苍白着脸靠在床边。凌风看着容祈叹了口气:“爷,凌齐只是心直口快了些,他心底其实还是很忠心的。”

  “本王清楚,”容祈睁开眼睛看向窗外,“可就是因为清楚,我才尊重他的意愿让他去盈浅那儿,放心,盈浅会好好待他的。”

  凌风点点头,他当然明白容祈的心思,凌齐这样的性子确实不适合呆在爷的身边了,否则迟早出事。

  “爷,您的伤?”

  “无碍,就是强行施展秘术恢复精神力而已,休息几个月就好了。”容祈闭目,“你出去吧。”

  凌风暗暗叹了口气,悄无声息地退到厢房门口,关上门,他担忧地看向天空,哪有这么简单,这秘术施展了就有极大的反噬,要忍受极大的痛苦,看来爷是真的动心了,希望接下来不要再出什么事了吧。

  /xs/159242/2192457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oulaidu8.cc。都来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doulaidu8.cc
HTTP/1.1 502 Bad Gateway Content-Type: text/html Connection: close Content-Length: 308 Date: Fri, 19 Jul 2019 09:47:25 GMT X-Via: 1.1 localhost.localdomain (random:767568 Fikker/Webcache/3.7.8) 502 Bad Gateway

502 Bad Gateway - Cann't Connect To Upstream Server By SSL Read

Server: localhost.localdomain
Date: 2019-07-19 09:47:25

Fikker/Webcache/3.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