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来读 > 天下卿 > 第八章 夜探

第八章 夜探

  “阁主,何鹤带人朝清辉阁方向来了。”瑶娘传音入密,“好像是来迎接祈王殿下的。”

  卿儿轻笑,回复瑶娘道:“无妨,不必在意,这次我会带银霜和银沐随祈王入住县令府。”

  “阁主,县令府如今可谓龙潭虎穴,阁主身份尊贵,万不可冲动。”瑶娘急切道。

  “无碍,”卿儿眯了眯眼,笑容富有深意,“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是时候会会他们了。”

  清辉阁门前的道路上,一队人马声势浩大地抬着一顶轿子,大摇大摆地朝清辉阁大门而来。道路上的百姓都被县令府的侍卫们粗鲁野蛮地朝两边推搡着,侍卫们一边推搡,一边口中骂骂咧咧,完全不顾百姓的安危和感受。卿儿通过窗户看到这番景象,不由得皱了皱眉:“这何鹤上任期间一直如此?”

  瑶娘恭敬地回答:“回阁主,何鹤在陵兴上任期间一直如此,但是妾身之前有查过何鹤此人,此人之前在川北任城主之职,奇怪的是,何鹤在川北城任职期间是个有名的清官,不仅不收不义之财,而且为人正直,断案铁面无私,人人对他赞不绝口,一时间川北城政治清明,有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的趋势。”

  卿儿猛地转身:“还有此事?!怎么不早说?”瑶娘尴尬地笑道:“妾身以为人心易变,世事无常,实在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不,”卿儿神色凝重,她微微摇摇头,轻声喃喃道:“事情绝没有这么简单。”

  清辉阁门前,何鹤命手下将轿子放下,然后率众侍卫行礼恭敬道:“恭迎祈王殿下!”

  祈王殿下?!一时间,清辉阁前人群像炸开了锅一般,窃窃私语之声不绝于耳。

  “祈王殿下居然来陵兴了?”

  “终于有幸一睹祈王殿下的风华,好激动啊!”

  “传闻祈王殿下七岁作诗胜过帝师,十岁献计平定西北,十三岁。。。。。。”

  “真的是祈王殿下吗?嘘,祈王殿下出来了。”

  清辉阁内,众丫鬟侍卫恭敬地跪在地上,正中央让出的道路上,两道风华绝代的身影逆光而来,看着他们,人们似乎感到眼前光芒大盛,一时间竟有神圣不敢亵渎之感,纷纷低下头,不由自主地从心底里献上恭敬。

  两人走到轿前,容祈头也不回地问道:“就一顶轿子?”声音喜怒不辨,何鹤一时间冷汗直冒:“殿下息怒,是下官考虑不周,下官这就命人再准备。。。。。。”

  话还没说完,容祈悠悠道:“甚好。”话落,他率先上了轿子,正当何鹤犹豫着是否要再备一顶轿子时,轿子内传出一道低沉的声音,略带笑意道:“怎么,要本王亲自抱你上来?”

  何鹤看到站在轿边的那位姑娘的脸奇异地扭曲了一下,然后她似乎气得不想说什么了,猛地用力掀起轿帘,身影一闪,快速地上了轿子。何鹤正要另手下起轿,眼前身影一闪,两名侍卫和两名侍女已经坐在了轿帘外,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看着他们。何鹤抽了抽嘴角,打量了他们,大概是王爷和那位姑娘的手下吧,算了算了,祈王可得罪不起,不过那位姑娘是何人,竟能得祈王殿下青眼,这一身气派,想必也非常人。他无奈地挥挥手,轿边多了几个侍卫,他们抬起轿子,何鹤上马,朝县令府而去。

  等轿子远去,清辉阁门前的街道上的百姓才回过神来,纷纷起身,七嘴八舌地讨论起祈王殿下身边的那名女子,从不近女色的祈王身边竟出现了一名女子,真是奇怪。大家纷纷好奇道,她到底是谁?

  何鹤带着大队人马沿来时的路浩浩荡荡地走着,不一会儿便到了县令府。何鹤下马,恭敬地候在轿边:“殿下,县令府到了,敝府简陋,委屈殿下了。”

  容祈下了轿子,没给何鹤半个眼神,他妖孽的脸上现出笑意,朝轿子伸出手。卿儿从轿子中探出身子,直接忽略了轿旁等待的那只尊贵的手,在众人惊呆的目光中,淡定地下了轿子。容祈不以为意地笑笑,不着痕迹地收回手,看向何鹤,淡淡道:“愣着干什么,还不带路?”

  何鹤回过神,连声道是。

  何鹤先带容祈和卿儿等人逛了逛县令府,县令府并不大,不一会儿便逛遍了,何鹤全程十分坦然,卿儿微微蹙眉,看来事情真的是越来越棘手了。

  逛完县令府,何鹤便带容祈和卿儿等人去到事先布置好的厢房,最终,在容祈的暗示下,何鹤将卿儿安排在了容祈所在厢房的隔壁,而凌风、凌齐、银霜、银沐则被分别安排在了各自主子厢房的外间,方便保护。等安排完一切,何鹤笑着对容祈道:“殿下有事尽管叫下官,下官先告退了。”容祈对他的话无动于衷,何鹤眼观鼻鼻观心,悄无声息地退下了。

  等何鹤的身影消失在厢房外,容祈放下手中把玩的茶盏,眼眸微深,这个何鹤,面对他居然能够如此镇定,不简单。

  是夜,月色朦胧。

  卿儿在厢房内突然听到左手边的一幅仕女图背后传来一声轻微的声响,她压低声音喝道:“谁?”

  “是我,”容祈略带笑意的声音传来,“这仕女图后有扇门,你若一柱香内不出来,我可就进来了。”卿儿暗自恨恨地磨牙,她就知道,白天的时候容祈一定要她住这边肯定不安好意,没想到两个厢房居然是相通的,无耻!

  卿儿换上夜行衣,黑纱蒙面,迅速地穿戴整齐,正好一柱香时间,她先一步打开仕女图后的门,正巧看到容祈来不及缩回去的手。卿儿咬牙道:“看来明日我要考虑换个厢房了。”容祈笑笑:“别呀,这里这么危险,两个人在一起更安全些。”卿儿不理他,跃出厢房,按白天的记忆来到县令府的一处假山。

  白天何鹤带他们逛县令府时,她就发现,这处假山有些古怪,似乎隐隐有种灵力波动,时强时弱,并不稳定。

  容祈跟在卿儿身后来到假山,一看乐了:“看来我们还真是心有灵犀,千儿,我也觉得这里有些异常呢。”

  卿儿不理容祈,自顾自地查探着,容祈跟在卿儿身后,他认真地看着卿儿忙碌,眼中闪过一丝满足和眷恋。

  突然卿儿直起身子,严肃地看向容祈:“果然有问题。”容祈正色道:“发现什么了?”

  卿儿眼中神色复杂难辨,她低声道:“有结界,结界内有很强的邪意。”

  /xs/159242/2200712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oulaidu8.cc。都来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doulaidu8.cc
HTTP/1.1 502 Bad Gateway Content-Type: text/html Connection: close Content-Length: 308 Date: Fri, 18 Oct 2019 08:03:26 GMT X-Via: 1.1 localhost.localdomain (random:2349 Fikker/Webcache/3.7.8) 502 Bad Gateway

502 Bad Gateway - Cann't Connect To Upstream Server By SSL Read

Server: localhost.localdomain
Date: 2019-10-18 08:03:26

Fikker/Webcache/3.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