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来读 > 天下卿 > 是你?

是你?

  “家主快请,吾等恭候多时。”清辉阁现任主管瑶娘行礼,恭敬道。

  卿儿随她入内,来到位于清辉阁顶层的天字一号房。天字一号房内布置整齐,淡雅又不失精美。卿儿赞赏地点点头:“不愧是遍及整片大陆的清辉阁,不错。”瑶娘笑道:“这清辉阁的天字一号房是专为家主所备,从不参与买卖,家主尽管放心使用,待家主离开,这一号房也不会让他人入住。”

  “嗯,”卿儿满意地点点头,“瑶娘,以后就叫我阁主吧,另外帮我准备一块面纱,今后我要戴面纱出行,在外还是要小心为上。”

  “是。”瑶娘领命,转向银霜和银沐,笑道,“天字一号房的设计向来是一间主房加两间耳房,耳房是为阁主随行之人所设,正好可供二位住宿。”

  银霜和银沐礼貌地点点头。

  瑶娘笑道:“瑶娘先行告退,阁主若有事情,尽管叫人唤瑶娘便是。”

  “好。”卿儿点点头。

  瑶娘恭敬地行礼退下。

  卿儿走到窗前,看着窗外的景色,陵兴街道人来人往,依旧热闹,丝毫看不出连续发生了这么多起命案,卿儿嘴角不由得扬起一丝冷笑,这里的地方官可真是会粉饰太平,完全不顾百姓安危,这些勤勤恳恳努力生活的老百姓大多还不知道危险即将降临。

  “之前不是说民情激愤嘛,怎么现在看来好像不是这么回事呢。”银霜有些纳闷,卿儿头也不回,专注地看着窗外:“这很正常,草菅人命的地方官肯定会在民情激愤之初就武力镇压,然后找个其他说法欺骗老百姓。呵,确实够无耻。”

  银霜和银沐愤慨地握紧了拳头,看向卿儿:“小姐,就没有什么方法惩罚这个地方官吗?”

  “暂时没有,”卿儿凝眉,“我们毕竟是秘密出访,身份不可暴露,而且我们不是朝廷的人,一旦动了这里的地方官,被查到可就麻烦了。记住,这次我们是来解决案件的,至于地方官,放心,他跑不掉的。”

  “是。”银霜和银沐恭敬道。

  “银霜,你先去叫瑶娘上来一趟。我有事要问她。”

  “是。”

  没过多久,银霜便和瑶娘一同进去了天字一号房。

  “瑶娘,把陵兴最近发生的那起连环命案跟我说说。”

  瑶娘惊道:“原来阁主来此是为此事,这可是个大难题。这连环命案还是要从十二天前说起。”

  “十二天前的夜里,第一起命案发生了。第二天清晨,一个当地的种田人被发现死在一个偏僻的角落,尸身没有任何伤痕,找不到致命之处,只是被害人表情异常惊恐痛苦,甚至有些扭曲。后来,每天夜里都会死一个人,死状相同,因为报案及时,发现的人少,陵兴县令怕事情泄露,官职不保,就将发现的人都秘密杀害。如今除去被县令处死的以外,已死十二人,不出意外的话,今晚又将死一人。”

  “说说最近发生的一起案件。”卿儿眉心微蹙,淡淡道。

  “最近发生的一起就在昨日夜里。死者是街头的一个手艺人,专卖糖画,他做的糖画买的人很多,真是可惜了。”瑶娘叹道,“自从这种案件发生之后,县令便会在第二日晚上将前一天死的人立即焚毁,估计也是怕被人发现吧。”

  “陵兴当地有焚尸的习俗?”卿儿疑惑道。

  “并没有,陵兴一向崇尚入土为安,实行的都是完整的尸身安葬入土。”瑶娘回答,“可是阁主,这个能说明什么吗?”

  “能说明的问题大着呢,”卿儿冷笑道,“若是单纯为了遮掩,县令大可在发现尸体的第一时间将尸体秘密运去乱葬岗,这样是不是更省事?他为什么还要浪费时间和精力去焚毁,而且为什么一定要在夜里焚毁,更何况夜里焚毁被发现的可能性更大。”

  瑶娘、银霜有些震惊地对看一眼。

  银沐开口道:“看来这个县令是个知情人。”

  “没错,”卿儿冷笑道,“他必然和幕后黑手有关。瑶娘,马上调一份陵兴县令的资料给我。”

  “是。”

  入夜,卿儿带着银沐朝义庄奔去。

  “小姐,今晚必定会死一人,我们为何还去义庄。”银沐有些疑惑。

  “凶手下手地点不定,毫无规律可循,目前我们唯一可以获得的直接线索便在今晚即将被销毁的尸体上,所以必须赶在县令之前到达义庄查看尸体,瑶娘估计拖不了多久,我们速战速决。”

  “是。”

  县令府内。

  “大人,那狂徒简直不把打人您放在眼里呀,您昨日刚定下的天字三号房,今天就叫那狂徒砸了,这要是传出去,岂不有损大人威名,还请大人前去清辉阁主持公道哪!”瑶娘跪在陵兴县令何鹤面前,声泪俱下。屋顶上正在观察的银霜不由得在心中为她竖起了大拇指。

  何鹤大怒:“什么?!何人竟敢如此猖狂?既如此,本官便随你前去现场查。。。”话还没说完,便被一旁的师爷打断:“大人,天色已晚,既然狂徒已跑,明日再去也不迟。”

  瑶娘心中大叫不好,她悄悄侧过头看向师爷,那位师爷整个人笼在一层黑纱之中,根本看不清面容,周身阴气逼人,瑶娘不由得在心中打了个寒战。

  “师爷说的有理,”何鹤一改原本有些被说动的面容,“天色已晚,这案明日再查也不迟。”

  “是。”瑶娘只好顺从地行了个礼,转身离开。离开之时,一种莫名的寒意涌上心头。

  另一边,

  卿儿和银沐来到义庄,陵兴的义庄有些破败,满是漏洞的窗纸,一地荒草,阴气逼人。

  卿儿和银沐小心翼翼地向义庄内走去,义庄里停放着几具尸体,他们很快就根据瑶娘的情报找到了手艺人的尸体。

  卿儿仔细查看了一下尸体,确实死相极惨,但仅限面相恐怖,全身上下没有半点伤痕,非常奇怪。

  “小姐,这人不会是被吓死的吧。”

  “这个可能我也想过,但是一个两个被吓死还有可能,可是这么多人被吓死,而且其中不缺乏身强体壮的男子,这就有些过于牵强了。”

  正当两人思索之际,窗外一道黑影闪过。

  “谁?”卿儿沉声喝道。

  无人应答。

  卿儿举手示意银沐稍安勿躁,她一步一步向门口挪去,刚走出大门口,一道人影闪过,卿儿手中匕首一现,两人同时制住对方的命门。

  窗外月色狡黠,照在来人的脸上,卿儿大惊,不由得脱口而出:“是你?”

  “你认识我?”容祈冷冷地盯着卿儿,“那你就更该死了。”

  卿儿有些庆幸自己出门前带了个面纱,她镇定地说:“堂堂祈王殿下,谁人不识?祈王殿下,你我目的相同,都是想还死去的人一个清白,那么何不联手?毕竟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

  容祈淡淡一笑:“姑娘说笑了,姑娘有什么过人之处,值得本王破例。万一留下你,多的不是助力而是阻碍,岂不麻烦。”

  /xs/159242/2236800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oulaidu8.cc。都来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doulaidu8.cc
HTTP/1.1 502 Bad Gateway Content-Type: text/html Connection: close Content-Length: 308 Date: Fri, 19 Jul 2019 09:48:54 GMT X-Via: 1.1 localhost.localdomain (random:767568 Fikker/Webcache/3.7.8) 502 Bad Gateway

502 Bad Gateway - Cann't Connect To Upstream Server By SSL Read

Server: localhost.localdomain
Date: 2019-07-19 09:48:54

Fikker/Webcache/3.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