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来读 > 天下卿 > 准祈王妃?!

准祈王妃?!

  “太子殿下说笑了,”一道磁性优雅的男音打破了现有的僵局,容祈轻轻放下手中的茶盏,从容地起身走到卿儿和上官子邪中间,他转身背对着卿儿,面对着上官子邪,挡住了上官子邪看向卿儿的视线,“凡事都得讲究先来后到,若要回答,卿儿还得先答复本王呢。”

  卿儿怔怔地看着容祈的背影,这不是昨天马车里的那个男子吗,没错,就是他,他居然是祈王!

  “答复?”上官子邪挑眉,侧身看向容祈身后,“答复什么?”

  容祈微微一笑,侧身再次挡住上官子邪的视线:“自然是答复本王的求娶了,是吧,卿儿。”

  卿儿还愣在原地,似乎并没听见他们之间的对话。

  “卿儿?”卿元嵩微微提高嗓音。

  “啊?”卿儿反应过来,“怎么了?”

  容祈微微侧身:“卿儿,昨日你我在天月峰山脚相遇,我路遇截杀,是你救了我,我对你一见倾心,变向你许诺,若你答应,容祈此生唯你一人,你那时说一天后给我答复,如今正是一天后,可你却。。。”他面上显出颇为伤心的模样,眼眸无辜,本是清冷之人,一朝堕入凡尘,竟是如此的有信服力。。。卿儿竟觉得心中隐隐愧疚,转念一想,有什么好愧疚的,难道就由着他在大庭广众之下乱说吗?

  卿儿刚想开口澄清,一道声线传入耳中,她脸色一变,有些咬牙切齿地看向容祈。

  她收到容祈的传音入密,“你确定要揭穿我?如果你揭穿了我,你就要面对上官子邪的求娶,若你拒绝,就是当众给他难堪,算是交恶,如今卿家刚换新家主,不宜与大势力交恶,若你答应,沧渊太子府内虽无侍妾,但听说上官子邪府中所有的丫鬟侍女,其实就是他的侍妾,他只不过愿意在名义上为你空置东宫而已,估计你嫁过去也不会幸福的,当然如果你愿意,我也不拦着你,揭不揭穿我,你随意吧。至于我,只要你暂时答应,过段时间风头过了,我自会对外宣称一切都是我一厢情愿,然后还你自由。”

  卿儿恼怒地看着容祈的背影,似乎透过背影看到了他得意的笑容。这个祈王,只是萍水相逢而已,为何会这般可恶!

  她无可奈何地看向卿元嵩:“爹爹,确有此事,我也决定了,”她话音一转:“既然祈王和沧渊太子都对卿儿有意,卿儿与二位也只是萍水相逢,并不相熟,若要就此决定,未免太过儿戏,不如过段时间,等卿儿与二位殿下相熟,再做决定,如何?”

  “过段时间是过多久?”上官子邪晃了晃手中的扇子。

  “一年,”卿儿定了定神,看向上官子邪和容祈,认真地回答道,“一年后,卿儿定然做出答复。”

  容祈眯了眯眼,继而微微一笑,真是个聪明的女子,真是个聪明的好方法:“好,就依你,一年之约,本王等你就是。”

  上官子邪朗声笑道:“我上官子邪也等得起,那一年之后,本太子等你答应。”说完,深深地看了卿儿一眼,嘴角勾出一丝笑意,转身带人离去。

  卿元嵩连忙派卿松前去送上官子邪,容祈温和地笑了笑,对卿元嵩道:“既如此,本王也不打扰了,告辞。”卿元嵩连忙上前行礼。

  一旁观看了整场闹剧的沧烈九王爷水铭眼中闪过一丝笑意,这次的沧澜之行,有意思,有意思了。

  卿院书房内。

  离承业大典结束已经过去一个时辰了,卿儿依旧呆在书房内,她托腮望着窗外,耳边不由地又响起了容祈离去时的传音入密。

  “小丫头,刚刚我可不是开玩笑的,你相信一见倾心吗?我本来也不相信,但是昨天我对你就是一见倾心,日后我们定还有很多机会相遇,记得要想我,你可是我的准祈王妃。”

  准祈王妃?!

  想起刚刚大典结束后,卿元嵩和卿松的追问,卿儿气笑,别说你们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我这个当事人也不甚清楚呢,不就是难得多管闲事一回嘛,就扯上这么个麻烦。卿儿拿起面前书桌上的茶盏猛地喝了一大口,容祈,我们走着瞧。

  卿儿深吸一口气,摒却杂念,拿起一旁的从各地送来的密报,认真地看了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她的眼神突然一凛,陵兴连续七日各死一人,且死状相同,如同受到了巨大的惊吓,另外,死者身体均没有受到伤害,当地官员找不出原因便将此事压了下来,如今已死七人,民情激愤。

  陵兴?卿儿眼眸微眯,那不是日曜大帝陵寝周围的一个小县么,日曜大帝陵寝,和这起案件,到底有没有关联,还是只是个巧合?

  她沉思良久,对外唤道:“彩宁,银霜,银铃。”

  “小姐。”三人悄无声息地闪身进入书房。

  卿儿将密报递给她们:“陵兴出了这么一桩事,我想去看看。”

  彩宁看罢,抬头:“小姐,这次的事情恐怕不简单,您小心为上。”

  卿儿点点头,凝重地看向三人道:“这次陵兴之行是密访,我不想带太多人。这样,彩宁,你擅长变装,就留在卿家扮作我的样子,不要出纰漏,银铃,你也留在卿院,帮衬彩宁。”

  “是。”彩宁和银铃领命。

  “银霜,你擅长医毒之术,此次随我前去陵兴,另外,急召银沐,让他也随我前去。”

  “是。”

  三人领命出了书房,卿儿站起身走到窗边,看着窗外随风摇曳的花朵,眼神微锋。

  窗外,山雨欲来风满楼。

  五日后。

  “终于到了,陵兴。”卿儿勒住马,舒了口气,连续四天不歇息的赶路,纵使身下是罕见的千里马照夜白,依然让人感到颇为疲惫。

  “先找个客栈歇息一下吧。”卿儿打马入城,银霜和银沐连忙跟上,引路。

  陵兴的最有名的客栈或者叫做吃喝住宿一体的娱乐场所,就是卿家幕后经营的清辉阁。

  卿儿一行三人来到清辉阁后门,早有人在那里等候。

  /xs/159242/2245180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oulaidu8.cc。都来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doulaidu8.cc
HTTP/1.1 502 Bad Gateway Content-Type: text/html Connection: close Content-Length: 308 Date: Wed, 17 Jul 2019 20:33:26 GMT X-Via: 1.1 localhost.localdomain (random:767568 Fikker/Webcache/3.7.8) 502 Bad Gateway

502 Bad Gateway - Cann't Connect To Upstream Server By SSL Read

Server: localhost.localdomain
Date: 2019-07-17 20:33:26

Fikker/Webcache/3.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