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来读 > 天下卿 > 卿家遇袭

卿家遇袭

  有了容祈空间罩的庇护,帝卿一行人倒是暂时不担心被发现,便在沧渊客栈多停留了几天,待帝卿因本命天赋觉醒而有些躁动的灵力平复下来,容祈和帝卿决定前往沧烈。

  这天,帝卿正吩咐银霜收拾行李,准备明日启程沧烈,容祈突然走进帝卿的房间,神色凝重道:“我们怕是去不了沧烈了。”

  “怎么了?”帝卿看着容祈的神色,有些不安。

  “卿家遇袭,”容祈顿了顿,“卿家三房尽数被杀。”

  “什么?”帝卿有些震惊,虽然她与三房的关系不是很好,但毕竟同在卿家,听闻他们被杀,帝卿多少有些沉重,“我父亲和大哥他们没事吧?”

  “这个就不是很清楚了,”容祈叹道,“你父亲封锁了消息,我的人也只能查到卿家遇袭,更多的就不知道了。”

  帝卿有些担忧地看向窗外,窗外夜色沉沉,万籁俱寂,她凝望良久,定了定神,启唇道:“即刻启程回府。”

  沧渊和远在沧澜的卿家之间相隔甚远,即使骑着千里马,连夜赶路,马不停蹄,帝卿还是耗费了十日才赶回卿家。毕竟是卿家自己的事,容祈不便跟随,便先行回了祈王府。

  虽说帝卿离开卿府许久了,但毕竟都是秘密出行,府内还是由彩宁假扮的卿儿代为掌控。帝卿带着银霜等人,偷偷跃墙进入卿院。

  卿院内一切如常,看起来似乎没有遭到任何袭击。帝卿先叮嘱银霜将银沐、银翼和大小宝安置在卿院的空房内,然后来到书房。

  书房里空无一人,帝卿有些疑惑,不是让彩宁在她不在的日子里呆在书房吗,人呢?

  “银铃?”帝卿出了书房,唤道。无人回应。

  刚刚安置好四人的银霜循声跑出来:“小姐,怎么了?”帝卿神色有些凝重,“银铃和彩宁不见了。”银霜有些担忧:“怪不得我们回来这么久都没有人出来迎接,小姐,银铃和彩宁不会出事了吧?”

  帝卿不语,朝卿院外而去,银霜连忙叫唤银沐,银沐跟上。

  帝卿来到卿元嵩院子的书房门前,敲了敲门。“进。”门内传来卿元嵩有些疲惫的声音。

  帝卿推开门,疾步走进书房:“爹爹,听说卿家遇袭了,你没事吧?”“回来啦,”卿元嵩笑着抬头,宽慰道,“爹爹没事。”

  帝卿脚步微微一顿,有些忐忑道:“爹爹,你怎么知道卿儿”“爹爹当然知道,”卿元嵩叹道,“养了这么多年的女儿,虽然见面次数不多,但是爹爹还是认得出你的。”

  帝卿看着卿元嵩有些疲惫的样子,歉疚道:“爹爹,对不起。卿儿做了家主,却依然没有担起卿家的重任,让您费心了。”

  卿元嵩摆摆手,温暖地笑了:“若你出去玩乐,爹爹倒也听一听你的道歉。可是,我们卿儿长大了,出去是去办事,为天下苍生着想。爹爹明白,也不会阻拦。因为你做了你该做的事。爹爹,为你骄傲。”

  帝卿眼眶微微湿润,虽然她现在已经明白了卿元嵩不是自己真正的父亲,但是这么多年,这个慈祥温和的人,他成功地做了一个父亲应该做的事,付出了一个父亲应该对女儿付出的感情。在帝卿心中,卿元嵩就是她的父亲,父女之间,联系的不只有血脉,还有亲情。

  她轻轻眨眼,眨去些许酸涩,正色道:“爹爹,您知道彩宁和银铃在哪儿吗?就是我院子里那两个小丫头。”

  卿元嵩有些疑惑:“她们不是在你院子里吗?昨天我还看到她们呢。她们做的很好,除了我和你大哥,想必也没有其他人可以看出端倪。”帝卿眼底泛起忧愁,银铃,彩宁,你们到底在哪儿?!她轻声道:“看来,她们肯定出事了。爹爹,您确定昨天见到的是她们吗?”

  “是的,”卿元嵩点头,“前段时间府里遇袭,二房受伤,三房尽数被杀,我便让你大哥负责府里的防御,你大哥很是尽责,府上防御加强了不少。如果她们被袭击,必定不会如此无声无息。除非——”

  “是府里人。”卿松踏入书房,他宠溺地抚了抚帝卿的小脑袋,“卿儿你回来了,近来府里很是不太平,你要照顾好自己,有事喊大哥。”

  帝卿抬头看向卿松,上下打量了他一圈,舒了口气。卿松笑道:“放心吧,卿儿,大哥没事儿的。倒是你的那两个丫鬟,应该是府上的人做的了。你不在卿院,卿院的守卫也相对松一些,府内人如果想下手,还是很容易的。”

  帝卿蹙眉,微微思索,半晌摇了摇头:“不对,银铃和彩宁自幼和我一起在天月峰修行,天赋中上,现在已是蓝级,府里能够胜过她们的只有爹爹和大哥了。”

  卿松一听,也觉得有些不对劲,正思索间,就听见卿元嵩道:“这件事你们就不要管了,交给我吧,我自有办法把她们完好无损地救出来。”

  帝卿和卿松眼睛一亮,齐声道:“爹爹,您知道是谁?”卿元嵩叹了口气,摆摆手,一副不欲多言的样子:“不用说了,交给我吧。”帝卿张了张口,最终却没有说出一句话,她和卿松对视一眼,看了看卿元嵩有些伤神的样子,都先退下了。

  走出书房,卿松快意地笑道:“卿儿回来了,要不要跟大哥出去大吃一顿。”帝卿笑着摆摆手,“不用了,事情太多。”卿松看着她还是有些担忧的样子,宽慰道:“放心吧,既然爹爹都说了,这两人交给他来救,准没错。咱爹的本事你还不知道?对他有点信心呗。”

  帝卿有些好笑:“我的哥,这担不担心跟相不相信爹爹有什么关系呢?我担心不代表不相信呀。我相信爹,可是就是担心她们俩。”卿松拍拍她的肩膀,转移话题道:“回来这么久了,去看看母亲吧。母亲一定也很想你。”

  帝卿微微一怔,母亲?她有些迷茫地开口道:“哥,我总觉得母亲她,在躲我。”

  “怎么会?”卿松不以为意道,“咱们卿儿美丽善良,没有人不喜欢。”

  “哥,我是说真的,”帝卿正色道,“我每一次回来,不管是正式回府,还是偷偷回来,都见不着母亲。我只记得在五岁那年离府的时候远远地看到过她,但是我不记得了,不记得她那时候的样子和表情。这么多年了,我们还一面都没见过呢。”

  卿松一怔,有些不敢置信:“不会吧,可是母亲明明是个很和善,很好说话的人呢,她没道理不会喜欢你呀。”

  ------题外话------

  6.12-14天下卿首推哦!!!

  宝贝们,加把劲,收藏收藏,评论评论!

  欢迎欢迎⊙ω⊙

  /xs/159242/5819218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oulaidu8.cc。都来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doulaidu8.cc
HTTP/1.1 502 Bad Gateway Content-Type: text/html Connection: close Content-Length: 308 Date: Fri, 19 Jul 2019 09:43:44 GMT X-Via: 1.1 localhost.localdomain (random:767568 Fikker/Webcache/3.7.8) 502 Bad Gateway

502 Bad Gateway - Cann't Connect To Upstream Server By SSL Read

Server: localhost.localdomain
Date: 2019-07-19 09:43:44

Fikker/Webcache/3.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