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来读 > 天下卿 > 第二十九章 本命天赋,觉醒!

第二十九章 本命天赋,觉醒!

  黑暗,遮天蔽日,填满了整个空间,似乎永无尽头。

  卿儿在这片伸手不见五指的空间里小心翼翼地向前缓慢走着,她明明记得自己陪在容祈边上等他醒来,似乎迷迷糊糊睡了过去,为什么醒来会在这么个地方。

  “验证结果如何?”有声音从四周传来,卿儿来不及有所动作,只觉得脚下一个趔趄,周围场景瞬间变幻,她似乎来到了一个暗室内。

  “回主上,由于下界灵力浓度不够,验证时间似乎要长上一些,大概还需要一柱香时间。”另一道声音自不远处响起。

  卿儿循着声音,向声源走去。

  “呵,那本殿不妨再等等,既然结果在握,这点耐性,本殿还是有的。”

  上官子邪的声音?!卿儿一惊,猛地顿住脚步,一不小心撞到了身旁的书架。她条件反射地伸手想去补救,却发现自己半个身子陷在书架中,而伸出的手穿过了书架,在空中完全没有着落点。

  卿儿震惊地看着自己的双手,起身离开书架,她现在完全没有实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卿儿定了定神,将震惊深深地埋在心里,快速平复了心绪,继续向声源走去。不管怎么样,在上官子邪这么危险的人面前,或许这样才是最好的。不会被他看到,也就不会被他发现,也就不会有很大的危险。

  很快,卿儿便走入了一个空旷巨大的房间,房间最上座上赫然坐着上官子邪,房间正中央是一个有些大的池子,上次拦截他们的黑衣人头领正从池中小心捧出一个盒子,转而呈给上官子邪。

  卿儿认出,那个盒子就是装着她血液的盒子!她不由得上前,想看看他们究竟想干什么?

  突然,上官子邪抬眸,警觉的眼神锋利地扫过卿儿所在的地方。寒亦连忙跟着看过去,有些戒备地握紧了腰间的佩剑。

  “无妨,”良久,上官子邪收回眼神,伸手揉了揉额头,有些疲惫道,“或许是这几日没休息好,有些错觉了。”寒亦默默地收回搭在佩剑上的手,退到一旁。

  卿儿微微松了口气,没想到上官子邪如此警觉,看来还是不能靠近他身边,只能远远地观察了。

  只见上官子邪轻轻打开盒子,盒子里猛地跳出一团七彩的光来,逐渐升到半空中,散发出璀璨的光芒。

  这是她的血?!卿儿有些惊诧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幕。上官子邪满意地点点头:“看来没错,她确实就是他的血脉,看来,即使耗尽了他的血,我们依然可以用他女儿的血达到我们的目的。”

  “恭喜主上。”寒亦跪在一旁,有些欣喜道。

  他的血脉?他是谁?卿儿感觉自己被逼入了一个死胡同,作为他们口中的当事人,她什么都不知道!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看来她应该加快对真相的寻找了。

  “他倒是把他的女儿藏得够好,呵,若不是帝卿提前踏入仙使之列,我们根本无法检测她是否是灵脉传人了。”上官子邪笑笑,似乎对一切胜券在握,“他算对了一切,却低估了他女儿的天赋,一代天骄,真是可笑。”

  这,这都是真的吗?卿儿怔怔地盯着有些嚣张得意的上官子邪,她叫帝卿,这片大陆上好像只出现过一个帝姓的人,她是。。。。帝曜的女儿。

  卿儿只觉得眼眶有些微微湿润,她从这个人口中得知她是帝曜的女儿,但是也得知了帝曜不是失踪了,而是被他们放干了血而死的。她的父亲,这么伟大的人,却是这么残忍地被害死的。她想不顾一切地大叫,想发泄,可又什么都说不出来,只觉得有眼泪自脸庞滑落,从未有过的苦涩和怒火自心间升起。原来,她的这十年的幸福,只不过是那么爱她的父亲,用命换来的罢了。梦醒了,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赤裸裸,没有任何修饰的,刺入心脏,鲜血淋漓。

  帝卿抬头,看向上官子邪,眼中第一次出现了一种名叫仇恨的情绪。若说之前她这么努力地拯救九星是为了心中的一份正义和责任,那么现在,她要为她的父亲讨回公道。

  “尊上最近有什么消息吗?”上官子邪漫不经心道。“并没有,”寒亦摇头,“除了那日的消息以外,尊上没有其他指示。”

  上官子邪点点头,似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一般,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的笑:“不过,帝卿倒确实与众不同,本殿对她倒真真有几分兴趣呢。”寒亦低垂着头,不敢搭话。上官子邪笑笑:“那边有说帝曜的血还能撑多久吗?”

  “大概两年左右。”寒亦答道。

  “两年?”上官子邪抚了抚下巴,“足够了,帝卿的成长速度着实比帝曜还要惊人,更何况她身边还有个容祈,趁她现在还没有成长起来,先下手为强。”

  “是。只是尊上当初叮嘱过,在帝卿还没有成为仙圣之前,不可以动她。”寒亦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神色不明的上官子邪,硬着头皮接着道,“所以殿下恐怕还要再等等。”

  上官子邪眯了眯眼,把玩着手中散发着七彩光芒的血滴,半晌,嘲讽一笑:“仙圣就仙圣,哪怕她是仙帝,本殿照样动的了她。”

  寒亦低下头,大气都不敢出。

  帝卿看着肆无忌惮讨论着如何处置她的两人,微微握紧了拳。突然,她听到了容祈、小宝和大宝的声音,他们在叫她醒过来。

  醒过来?难道这是一场不真实的梦?意识抽离间,帝卿侥幸地想道,希望这一切都不是真实的。

  再次睁开眼睛,帝卿发现自己正躺在客栈自己房间的床上,床边是容祈、大宝和小宝,三双大眼睛正同样担忧地盯着她。

  帝卿看向容祈,容祈看起来精神颇好,她起身,开口道:“你的伤如何了?”容祈笑笑:“大宝很厉害,我的伤已经全好了,而且虚弱期也过去了。”一旁的大宝听到在夸自己,咧开嘴傻傻地笑笑,小宝一脸嫌弃地别开眼。

  帝卿点点头,看向大宝和小宝,她的心情很复杂,她希望那一切都是假的,可是如果只是个梦,它又真实得过分。

  容祈看着帝卿有些复杂的神色,开口道:“小宝说,你刚才是本命天赋觉醒了,卿儿,你感觉怎样?”

  “本命天赋觉醒,”帝卿怔怔地重复道,“什么本命天赋?”

  “溯源,”小宝认真地接话道,“史上最强的本命天赋,可以通过身边的某一样东西上的气息,追溯到它的源头,可以看到它的源头正在哪里,在干什么。”

  “所以,”卿儿感觉嗓子有些干涩,“这看到一切,都是真的了?”

  “必须是呀。”大宝抢先答道,“父亲大人他,他的本命天赋也是溯源呢。”

  /xs/159242/5923903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oulaidu8.cc。都来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doulaidu8.cc
HTTP/1.1 502 Bad Gateway Content-Type: text/html Connection: close Content-Length: 308 Date: Fri, 18 Oct 2019 07:25:57 GMT X-Via: 1.1 localhost.localdomain (random:71860 Fikker/Webcache/3.7.8) 502 Bad Gateway

502 Bad Gateway - Cann't Connect To Upstream Server By SSL Read

Server: localhost.localdomain
Date: 2019-10-18 07:25:57

Fikker/Webcache/3.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