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来读 > 全能老公打脸追妻路 > 第六十九章 新宠球球

第六十九章 新宠球球

  死真的是太容易了。

  她总要让他有个生不如死的余生。

  单纯也不想再跟他废话,仿佛多看他一眼都觉得脏了自己的眼睛。

  丢下一个轻蔑的眼神,她转身走了。

  丝毫不害怕他会突然扑上来掐死自己。

  高德阳气得脸都扭曲了,但是只能就这么看着单纯走远。

  单纯再度回到这个大宅子,有些不习惯了。

  房子空荡荡的,佣人偶有走动,但是也是小心翼翼,整个房子安静得可怕。

  以前她被迫习惯。

  现在,她不愿意习惯。

  单纯倚在窗边,看着外面夕阳满天的模样,忽然想起江城时的橘色天空,还有牛水村的田野小路。

  那些场景充满了烟火气息,充满了人味儿。

  像有磁铁似的,吸引着她。

  花园里的佣人抬头不经意看到自家小姐这孤孤单单的模样,心中不免在想:小姐一定是在盼望着司先生赶紧回来。

  单纯一个人吃完饭,觉得更无聊了。

  “张伯。”她低低叹口气后终于忍不住喊人了。

  管家张伯不疾不徐地走过来,微微低头问:“小姐?”

  “我想养狗,帮我找条小柯基吧。”单纯有点想念西都那条小奶狗了。

  张伯内心不由惊讶,自从原来那条牧羊犬被她的继兄弄死后,小姐已经好几年都没养狗了。

  但是面上还是露出得体的笑容道:“好的,我这就安排人去找。”

  但是等他要退下的时候,单纯又把他叫住了:“等一下。”

  张伯立马转回头恭敬地等她下一句话。

  “算了,我自己去找。”单纯说完后就让张伯下去了。

  想到自己要去挑一只可爱的小柯基,单纯在换衣服的时候莫名地愉快地哼起歌来,给她送药来的女佣听到她高兴但不成调的曲子时,面上毫无波澜,内心却在想:小姐唱歌还是找不到调。

  吃完药,简单一番收拾后,单纯面上带笑拎起包,伸手点了点放在桌上那只乖巧可爱的白色布老虎,然后快步走出房间。

  她找了一家装修温馨的宠物店,一进去就看见许多可爱的狗狗。

  她一个个看过去,最后停在一只可怜兮兮的小柯基面前。

  “哈喽。”她朝它打招呼。

  小可爱瞅了她一眼。

  “我带你回家,好不好?”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单纯简直觉得胸腔被填得满满的,也不知道这满足感是怎么来的。

  身边忽地冒出一个轻笑,单纯扭头,发现一个熟人抱着一条小京巴看着自己。

  是董非亓。

  “你怎么在这里?”单纯问董非亓。

  董非亓有些腼腆地回答:“来给我妹妹挑生日礼物。”不可避免地,面对着单纯凝视的眼神,他的耳尖微微发红。

  单纯微微勾了嘴角,“很棒。”然后又扭过头继续看那只小柯基。

  虽说感觉单纯现在的回应略显疏远,但是董非亓没有低落,反而一直跟在她身边,在恰当的时机问上一两句话。

  单纯觉得身边这个男生不算太讨嫌。

  莫名想起他给自己写的那些情书,忽然想看一看。

  她扭头看向正在结账的董非亓。

  一米八五的身高,普通的长袖和运动裤,但是很耐看,看起来也很有质感。待人接物都很有礼貌,一举一动都带着书生气质,像是哪个书香世家出来的孩子。

  侧脸线条俊逸,有着大男孩儿的刚毅。

  像郭骋。

  单纯没发觉自己一直盯着人家的侧脸看,直到目光触及他的耳朵整个都红了才回过神来。

  她若无其事地扭过头去。

  董非亓觉得自己再多见几次单纯,心脏就快要负荷不了了。

  以前喜欢她,但是她活在自己的镜头里,活在自己的想象里。

  那种喜欢像雨后青山,清冽而淡然。

  现在她活生生地站在自己身边,他觉得那座山要烧起来了。

  第一次感受到熊熊燃烧的感情,他有些无措,但更多的是内心深处的狂喜。

  母亲总说喜欢有时是热烈如火。

  如今,他真真切切感受到了。

  出了宠物店,单纯本来要问董非亓要不要送他的,她开了车。但是不知道想到什么,眸色一暗,最终也没开口。

  只是跟他说了句自己还要再买点东西,便拎着那个小可爱走了。

  显得很疏远。

  董非亓站在原地,看着她远去的背影,不禁有些失落。

  单纯上车前扭头看了一眼,发现董非亓仍然站在宠物店门口看着自己,那身影落寞又执着,她的心猛地一顿。

  不敢再多看,立马转头开车门进去,启动车子,离开了。

  开车时,她脸色不太好。

  路灯忽明忽灭地打在她脸上,映衬出落寞的神情。

  她扭头摸着副驾驶上的小家伙,说:“我会好好保护你的,别离开我。”她低低的声音很快就消失在窗外吹进来的风中。

  等单纯回到家的时候,佣人们发现她拎着大包小包,最显眼的莫过于怀里抱着一只小狗。

  单纯咬着嘴里的棒棒糖,顺手把手里的东西交给佣人,但是那只小柯基却不假手于人,自己抱了进去。

  边走边吩咐佣人:“尽快帮我找个宠物医生来。”她很久没养过狗了,还是要找个专业的宠物医生来帮忙照顾小家伙才行。

  “是。”

  单纯已经给小家伙取了个新名字——球球。

  但是她抱着它走进屋子里时发现客厅沙发坐着一个人,司赢。

  脸上的笑容瞬间敛起。

  灯光下的司赢面颊白净,侧脸线条如刀削般完美,他坐姿板正,没有一丝懈怠,看报纸的姿势端正得要命。

  面上毫无表情,像清冷绝情的幽冥司。

  司赢也只是听到声音抬头看了她一眼便低下头去继续看报纸了。

  乐得不用打招呼。

  单纯往楼上走去。

  空荡荡的房子因为单纯的回来,忽然有一阵的响动热闹。

  “球球!”

  隐约听到二楼传来单纯清澈的叫声,那尾音似乎还往上扬了扬,带点女孩子的娇憨,司赢捏着报纸的的手指微微动了一下。

  在那走神了一会儿后,他喊了管家一声。

  “张伯。”

  然后管家便如常地跟着他上了二楼的书房。

  坐在书房里的司赢像往常一样听着管家向自己报告单纯的日常。

  这个工作从来到司宅开始,张伯已经做了6年了。

  他边说,偶尔会去看司赢。

  司赢有时候会公事公办地坐在那面色严肃地听,有时候会手肘支着椅子的手把,手掌撑着下巴,以一个略略慵懒的姿势听。

  现在的他是一个慵懒的姿势。

  张伯报告完之后,书房一阵静默。

  他看了一眼司赢,他知道司赢走神了。

  /xs/161274/9344886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oulaidu8.cc。都来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doulaidu8.cc
HTTP/1.1 502 Bad Gateway Content-Type: text/html Connection: close Content-Length: 308 Date: Tue, 22 Oct 2019 05:27:08 GMT X-Via: 1.1 localhost.localdomain (random:2349 Fikker/Webcache/3.7.8) 502 Bad Gateway

502 Bad Gateway - Cann't Connect To Upstream Server By SSL Read

Server: localhost.localdomain
Date: 2019-10-22 05:27:08

Fikker/Webcache/3.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