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来读 > 蔷薇引 > 第十五章 又被西风误

第十五章 又被西风误

  
<p>我对上他愤怒得欲杀人的目光,面如秋霜,旋即眸光如利刃向他穿去,“公子贵人多忘事,或许已经忘了我,容我提醒你一下,宇文护的生辰宴上,那个被你拿来当箭靶的女子,你难道忘了?”</p>
<p>他努力睁大眼眸仔细打量我,像是想起了什么,不自觉地脱口惊呼,“是你!”</p>
<p>“是我!”恨意自眼底汹涌而出,语气铮铮如激越的湍流,“一箭之仇,穿骨之恨,你忘了,我却不曾忘,且一直清清楚楚地记着。”</p>
<p>他惊疑且冷漠地看着我,“是宇文护派你来的,你是他的探子?”</p>
<p>“本姑娘现在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了,我还不屑于做他的探子,用你愚蠢的脑袋听清楚了!”</p>
<p>他一副受了侮辱样子,面带煞气,轻蔑道:“你一个小女子竟然敢打我,信不信我会让你死无全……”</p>
<p>“啪”的一个劲响,我换只手打过去,又狠又快,打得他猝不及防,我揉揉打得发疼的掌面,无视他几近杀人的眼神,轻吐一口气,舒闲悠然道:“话太多了。”</p>
<p>望着他红肿的脸,痛得紧紧皱眉的样子,我朝他轻哂,“痛吗?可这点痛和我所受的痛相比,微不足道,我还没下狠手呢?”</p>
<p>他瞪着我,“一个小小女子,竟然敢拿刀架着我的脖子,敢这样跟我说话,你以为你是谁,竟然敢,敢……”</p>
<p>我得意地弯起眼线,“你也从来没有被哪个女子打过的耳光吧,被一个女子打了耳光,觉得很伤面子?”</p>
<p>“你……”说中要害,他又怒又恨,“你最好记住你今日是怎么对我的,他日我会加倍奉还的!”</p>
<p>都这样了,还没有一点悔意,还敢说大话,我怒从胸起,“这话应该是我对你说吧,记住你在冢宰府是怎么对我的,你害我差点丧命,我会千百倍地讨回来的。”</p>
<p>正与男子对峙着,忽觉一道剑光从我背后劈来,我当下闪开。持剑的是一个年轻男子,我心中大恼,我竟如此大意,让这人偷溜上了船而不自知?</p>
<p>眼见长剑又向我刺来,我急急躲开。形势于我不利,我手持小刀,只有近身攻击才有伤害力,而他手拿长剑,可以轻易地攻击我,逼得我只能左闪右躲。一番缠斗,我知这人的武功不俗,自己不是对手,便想找个机会逃开。可他一个横切,剑已抵住了我的喉咙。</p>
<p>船又行至岸边,几个士兵上前拿住我,那个美男子一见主子被救回来了,便急急上前扶住他主子,“陛下,你没事吧?”</p>
<p>“无碍,幸好有顼弟。”那人神色冷厉地转向我,“不然,朕就要被这妖女害死了!”</p>
<p>我没有听错,刚才那个美男子喊他“陛下”,他又自称“朕”,这个人,他……竟然是,陈国的皇帝——陈蒨!</p>
<p>我只是简单地想报仇而已,居然连这也会惹上一国皇帝!以我刚才拿刀威胁他,甩他巴掌的行为,毫无疑问是对君王的一种折辱,触犯君王的尊严,我会有什么样的下场?</p>
<p>陈蒨命人解下了我挂在腰间的竹箫,拿来仔细端详,这倒让我疑心大起,莫非他一开始让人拦住我,竟是为了这一根竹箫?</p>
<p>陈顼这时对那个美男子道:“韩将军还是先带皇兄回宫,传召御医来看看,他,伤得……还挺严重的。”  陈顼瞧了瞧陈蒨脸上的伤,有些难以启齿。</p>
<p>听了这话,陈蒨顿觉颜面大失,面容扭曲起来,厉声道:“把这妖女押下去,听候发落!”</p>
<p>“回宫!”</p>
<p>——</p>
<p>我没有被关进黑牢,没有被处死,而是进了皇宫,打扮成宫娥的模样,头梳环髻,身穿对襟间色条纹裙,被带到了帝寝式乾殿里。</p>
<p>陈蒨一身常服,头戴白纱帽,着莲白金丝绣翟凤凌云纹宽袖,手执翠玉如意,倚在刻鸳鸯忍冬纹木榻上,冷冷的闲闲地看我。</p>
<p>他脸上的浮肿已经褪去,经御医处理,想来也没什么大碍了,所以才能以这副悠然自得的样子召见我。</p>
<p>“你想怎么样?”我侧脸冷视他。</p>
<p>陈蒨走过来,一手狠狠捏住我的下巴,逼着我与他对视,“知道了朕的身份,后悔这么对朕了吗?”</p>
<p>我忍着下巴几乎要被捏碎的痛楚,咬牙对上他,“做了便做了,没什么好后悔的。如果再来一次,我还是会这么做。”</p>
<p>“哼!”陈蒨一手摔开我,我重重扑倒在地,眼眸中瞥见陈蒨嘲讽的哂笑,“真是不知死活。”</p>
<p>“不过”陈蒨眯眼盯着我,唇边带着一抹残酷的笑意,“朕不会杀你,朕要你活着。有时候,让一个人活着,比要她死还要难受!”</p>
<p>“贪生怕死是人之本性。人,一旦有活着的机会,哪怕是卑微渺小的一丝机会,也会想拼尽全力的去抓住它。只要能活着,多活一日算一日,哪怕如蝼蚁一般苟活着。”</p>
<p>陈蒨说完,冲我呵呵地冷笑,“你说,朕说的对吗?”</p>
<p>没错,我心里确实是这么想的。不管是什么原因,他现在不杀我了,我有活着的机会,为什么不活着?未来的变数太多,谁也无法预料,只要活着,就会有无数种可能。就像前一刻,陈蒨落到我手里,任我处置。后一刻,我却被人用剑指着脖子,生死全攥在了陈蒨手里。一天之内都可以瞬息万变,焉知他日我没有翻身的机会?</p>
<p>陈蒨缓缓地在我身边举步,一股龙涎香味充斥着我的鼻息,他仿若地狱修罗般的眼神看着我,“朕会慢慢的,一点一点的折磨你。你可要好好活着,别没到时候撑不住就死了。”</p>
<p>什么意思,想拿我当乐子,慢慢弄死?</p>
<p>“叫什么名字?”陈蒨问我。</p>
<p>“萧青蔷。”思考再三,我说出了真名。</p>
<p>凭他的情报资源,迟早会查到我的身份的,我如何能对他作假,还是直接说真话,以免日后麻烦。</p>
<p>“萧青蔷。”陈蒨玩味的念着,对身边的总管内侍说,“你随便帮她造藉入册,把她安排进杂役宫女的名册。从今往后,式乾殿的大小粗活,一律由她来干!”</p>
<p>“喏。”总管内侍领命,把我带离了式乾殿。</p>
<p>——</p>
<p>“皇兄,你真的认为那女子是奸细吗?”</p>
<p>陈蒨举步缓缓道:“不,她不是,没有哪个奸细会在不确定自己是否暴露的情况下贸然行动暴露自己,真正的奸细应该在她制造的那场混乱中趁机逃脱了。”</p>
<p>陈蒨转身吩咐陈顼,“顼弟,你继续派人暗中追查真正奸细的下落,一定要查出来对方的底细尽快抓获。”</p>
<p>“好。”陈顼点了头,随后又问道,“皇兄,既然那女子不是奸细,她伤了你,你为何不杀她,反而留她在宫里呢?”</p>
<p>陈蒨含着诡异的一缕笑,拿出一支竹箫,对陈顼说,“因为这个。”</p>
<p>陈顼仍是不解,“这件事跟这支竹箫能有什么关系?”</p>
<p>陈蒨光滑的手轻轻摩挲着箫身,轻声述道:“这支箫有一个特别的名字,叫情箫。是东晋乐艺大家,江左第一的桓伊与其妻的定情之物,桓伊遍访名匠,以上好的水竹精工细作制成了这支竹箫,以一曲《凤求凰》虏获意中人芳心,一时传为佳话,这支竹箫也被世人称为情箫。”</p>
<p>“你和昌弟被困长安数年,先皇多次遣使臣与周国交涉,希望周国能放你二人回国。当年朕便是奉了皇叔之命,进献了一堆奇珍异宝给周明帝,盼他能松口放你和昌弟回国,这支竹箫也是其中之一,本意是赞他和独孤皇后伉俪情深。谁知,他只看了一眼,便将竹箫转手送给他四弟,根本没有放人的意思。”</p>
<p>陈蒨凝眸问陈顼,“如今这支竹箫却在那女子手里,你说,这是谁送给她的?”</p>
<p>陈顼嘴唇一动,略带惊讶的回应,“是宇文邕。”</p>
<p>“不错。”陈蒨执箫回想,“当年周明帝将此箫转赠宇文邕时说过,若有一日宇文邕寻到了挚爱之人便可将这支情箫赠与她。宇文邕将这象征着情爱之物赠与那女子,你说,这女子是宇文邕的什么人?”</p>
<p>陈顼恍然明悟,“皇兄是指,她是宇文邕的情人。”</p>
<p>“这女子既是宇文邕的挚爱。”陈蒨脸上透出好玩的笑意,眸中满是算计,“如今宇文邕登上帝位,陈国与周国又关系紧张,时有交战。若是他心爱的女子落在朕的手里,来日他就不敢肆无忌惮,对我陈国不利。”</p>
<p>“皇兄是想利用那女子牵制宇文邕?”陈顼略微一思索,明显不赞成,“可区区儿女私情在国家大事面前又算得了什么,这样做有用吗?”</p>
<p>陈蒨将竹箫丢在一旁,沉吟,“有没有用,试试看不就知道了,就算不能牵制宇文邕,也能让他有所顾忌,不会贸然出手。”</p>
<p>“何况,自古为美色误国者还少吗?”陈蒨瞳中莹光闪烁,“夏桀为妹喜,纣王为妲己,夫差为西施,萧宝卷为潘玉儿。红颜祸水,你可不要小瞧女人的作用。”</p>
<p>见兄长主意已定,陈顼也不好说什么,只悄悄转了话题,“前日家宴,臣弟看见皇兄身边有一位婉昭仪,看着很是眼熟,却不知这婉昭仪是何许人也?”</p>
<p>提到婉昭仪,陈蒨的面部线条柔和了下来,“她是江陵陷落时从梁宫中逃难的宫女,被朕所救,后来跟着朕回了临川王府,安定了下来。当年你也在江陵梁宫里当侍卫领直,大约也见过她,只是时隔多年记不清了,所以见着面熟。”</p>
<p>陈顼扯开一抹淡笑,“怪道我觉得面熟,原是旧人。这位婉昭仪生得甚是貌美,想必皇兄十分喜欢她吧?”</p>
<p>陈蒨的眉眼不自觉弯起,笑意孱孱,“貌美倒是其次,最难能可贵的是她心,是干净的。朕还是临川王时,府中侍妾争风吃醋,闹得朕心烦,只有婉兮最与世无争,从不搅和进这些事端。”</p>
<p>“可她太淡泊了,朕又会疑心她是否会在意朕。”陈蒨眉心微蹙,无奈道,“这大约就是别人常道的,有些东西,你越是得不到,就越想得到。”</p>
<p>“婉兮性子和善,从不和人争什么,可她不争,不代表别人也不争。她不害人,不代表别人不会害她。朕从前没能保护好她,让她失了孩子。现在,朕不会再让别人伤害她了,朕要找个人来,替她挡开那些明枪暗箭。”</p>
<p>陈蒨眸光一沉,暗暗下了决定。</p>
<p>注释:</p>
<p>①出自金朝元好问的《摸鱼儿??问莲根有丝多少》“相思树,流年度,无端又被西风误。”</p>
<p></p>

  /xs/162858/1985611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oulaidu8.cc。都来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doulaidu8.cc
HTTP/1.1 502 Bad Gateway Content-Type: text/html Connection: close Content-Length: 308 Date: Tue, 17 Sep 2019 04:26:26 GMT X-Via: 1.1 localhost.localdomain (random:2349 Fikker/Webcache/3.7.8) 502 Bad Gateway

502 Bad Gateway - Cann't Connect To Upstream Server By SSL Read

Server: localhost.localdomain
Date: 2019-09-17 04:26:26

Fikker/Webcache/3.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