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来读 > 重生农女喜种田 > 第三十章 摄政王是他!!

第三十章 摄政王是他!!

  
<p>还好……</p>
<p>容珂没有暴走的倾向。</p>
<p>蹲下身子,白皙玉润形状姣好的手落在陈戚鸡爪子一样的手上,确定陈戚死不了,站起身子。</p>
<p>在这个过程了,陈戚一直处于昏睡的状态,双手放在肚脐的位子,睡姿倒是好的很。</p>
<p>容珂瞧了几眼,也没有把小皇帝叫醒交代事情,直接走了出去,苏沫儿跟在容珂后面,小心翼翼的关上门。</p>
<p>外面有些冷,苏沫儿不想吹风,抬眼看一下容珂消瘦的背影:“这位大人您还有吩咐嘛?”</p>
<p>容珂没说话。</p>
<p>任凭苏沫儿有个七窍玲珑心,也不知道容珂在想什么。</p>
<p>两个人走到李大夫的房间前。</p>
<p>霍枭还躺在地上。</p>
<p>冬日的夜晚寒凉。</p>
<p>苏沫儿有些担心霍枭……</p>
<p>虽然霍枭释放出的好意,她接受不来。</p>
<p>但是,这并不代表要眼睁睁看着霍枭躺在地上被寒气侵染冻病,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苏沫儿还是可以分清的。</p>
<p>容珂推门走到房间里。</p>
<p>苏沫儿将身上皮拼接起来的外袍盖在霍枭身上,有了外抛暂时躺一会儿,应该不会冻死的。</p>
<p>苏沫儿安置好霍枭后脚跟着容珂走到李大夫房间里。</p>
<p>房间里安静的很,没有想象中血腥场面,李大夫跟容珂对面坐着。</p>
<p>铁蛮子站在一侧,大手死死捏着药锤,眼睛红红的眼珠子都快从眼睛里跳出来,一身凶悍之气完全爆发,盯着容珂,就跟看什么杀父仇人一样。</p>
<p>瞧见这样的铁蛮子,牙疼了一下。</p>
<p>李大夫看见苏沫儿走进来,视线落在容珂身上,解释一番:“王爷,这是老朽的学徒,不懂规矩……”</p>
<p>“无妨。”</p>
<p>容珂摆摆手示意李大夫不用解释。</p>
<p>李大夫瞪了苏沫儿一眼,大晚上的来这里做什么,不是说回去休息了。</p>
<p>苏沫儿嘿嘿笑了一声没解释。</p>
<p>李大夫懒得理会苏沫儿,闭上眼睛,继续诊脉,余光不再往苏沫儿身上停留。</p>
<p>铁蛮子拧着眉头看一眼容珂再看一眼苏沫儿。</p>
<p>苏沫儿往铁蛮子身边凑去,用手肘戳了一下铁蛮子,下巴往容珂那些努了一下:“你认识这位?”</p>
<p>“当朝的摄政王,东厂的常督,可不是认识么。”</p>
<p>铁蛮子以往的瓮声瓮气变得有些怪异,瞧着有些阴阳怪气的样子。</p>
<p>相处几天,铁蛮子已经不在给苏沫儿冷脸了,虽然不爽容珂,不过到底是给苏沫儿解释一下。</p>
<p>毕竟……</p>
<p>小师妹是个让人佩服的人,小小的身板能够在先生的指导下一直跟进,没有落下的课程。</p>
<p>甚至还承担起一个小家的责任。</p>
<p>这样的人……</p>
<p>不佩服才怪。</p>
<p>而且……</p>
<p>两个人都跟在李大夫身边,日后相处的时间长着呢。</p>
<p>每天横眉冷对的,也不是一回事儿。</p>
<p>铁蛮子心里想的什么,苏沫儿没去追究。</p>
<p>脑子里回荡着眼前这位的身份,东厂摄政王,这位就是传说中的摄政王?太监弄权?霍乱江山?的代表人物?怎么看都不像呢?</p>
<p>看面相看五官,这人好看的很,虽然有些病气有些孤高冷傲还有些戾气,但是因为站在人群中掩盖不了的气质,还有那种难以启齿的好感,让苏沫儿觉得传言,或许只是传言。</p>
<p>当然……</p>
<p>这些事儿依着她现在能够掌握的信息是判断不了的。</p>
<p>是乱臣奸贼还是另有苦心,都是她不能探究的。</p>
<p>苏沫儿低声跟铁蛮子交流起来。</p>
<p>两人低声谈话,倒是和乐融融的。</p>
<p>那边儿,李大夫的脸色有些不好。</p>
<p>探脉的手指收了回去,看一眼容珂说道:“王爷,那药可以停了。”</p>
<p>“嗯。”</p>
<p>容珂应了一声。</p>
<p>等着李大夫重新开药。</p>
<p>李大夫手里拿着笔,写了一半将宣纸撕成碎片,扔到纸篓里。</p>
<p>重新写……</p>
<p>撕了,再重新写。</p>
<p>原本跟铁蛮子说话的苏沫儿也不说话了。</p>
<p>视线落在李大夫身上。</p>
<p>李大夫的医术很好,她甚至觉得给她十年,都学不来李大夫这一身的本事。</p>
<p>但是……</p>
<p>这么一个有本事的人,现在开药的时候竟然这么纠结。</p>
<p>撕了一张又一张的方子,摄政王的身子很不好?不好开药?</p>
<p>坐在薛先生对面的男人依旧一脸的淡然,对于李大夫的表现,没有任何看法。</p>
<p>过了好一会儿。</p>
<p>李大夫终于写好了药方。</p>
<p>满满当当的一张纸。</p>
<p>写完之后,将药方递给了男让人:“王爷遣人配药就好,这里药材要么年份不足,要么炮制方法简陋,不足用。”</p>
<p>“可以了。”</p>
<p>容珂将桌面上的宣纸折叠起来,放在袖子里。</p>
<p>视线落在苏沫儿身上。</p>
<p>眼里闪过警告。</p>
<p>苏沫儿低下头。</p>
<p>没有动什么小心思,这位可以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她惹不起啊!</p>
<p>容珂离开的悄无声息,除了房间几个人,没有人知道来过这么**人。</p>
<p>“先生……”</p>
<p>“我知道你心里有些疑问,不过跟这位有关的,我不会说的,也不能说的。”</p>
<p>李大夫摇摇头。</p>
<p>把苏沫儿心里的疑惑给堵了回去。</p>
<p>苏沫儿没有继续问。</p>
<p>说道:“霍枭还在外面地上躺着,我去把人安置一下。”</p>
<p>人怎么就躺在地上了。</p>
<p>李大夫搞不懂。</p>
<p>不过……</p>
<p>年轻人的事儿,他不能事事掺和,得给孩子点独立事件。</p>
<p>“你呀,就是好心,让他在外面睡上一晚上,保管没有精力再招惹你。”</p>
<p>“……”苏沫儿浅浅的笑了一下。</p>
<p>真刻意让霍枭在这种寒冬凛冽的环境睡上一觉。</p>
<p>她是做不出来的,毕竟是个相熟的人。</p>
<p>走出李大夫的住处,看一眼眉毛结霜的霍枭,蹲下身子伸手把人给晃醒了。</p>
<p>“霍爷,醒醒,醒醒。”</p>
<p>手指还在霍枭的人中摁了几下。</p>
<p>折腾好一会儿,霍枭才睁开眼睛。</p>
<p>跟常人不同,霍枭睁开眼睛的瞬间,眼里一点儿迷糊的神色也没有。</p>
<p>反而……一脸的防备。</p>
<p>冷飕飕的目光落在苏沫儿身上。</p>
<p>手指成爪,捏住苏沫儿的脖子。</p>
<p>“霍大哥,是我啊!”</p>
<p>苏沫儿双手撑住霍枭的手臂,艰难的憋出一句话。</p>
<p>霍枭反映过来,松开手。</p>
<p>盯着苏沫儿砍了好一会儿,说道:“我怎么晕了过去?”</p>
<p>“可能是饿狠了,霍爷您回去了得多吃一点儿好的,补补,这时不时的饿晕,甭管是谁都撑不住。”</p>
<p>“……”霍枭嘴角抽搐一下。</p>
<p>谁饿很了,谁时不时饿晕。肚子有没有东西,他自己明白的。</p>
<p>就在刚才肯定是发生过什么了。</p>
<p>不过……眼前这个小丫头不想说而已。</p>
<p>霍枭一般时候也不会去逼迫别人做什么。</p>
<p>他还不屑这样的手段。</p>
<p>不想说就算了,反正也没有受到实质性的伤害。</p>
<p>起身看一眼身上披着的外袍。</p>
<p>再看苏沫儿冻得发紫的嘴唇,立马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心情大好,伸手在苏沫儿的脑袋上弹了一下。</p>
<p>“早些回去休息,衣服穿好了,大晚上的,就不怕生病了。”</p>
<p>“……”苏沫儿脸上的笑僵硬了一下。</p>
<p>从霍枭手里把衣服接到手里。</p>
<p>……</p>
<p>“早些休息去吧。”霍枭转身离开。</p>
<p>苏沫儿穿上衣服,往柴房走去。</p>
<p>瓦罐里还有剩下的一些鸡肉跟板栗,柴房充斥着肉香的味道,苏沫儿抹了抹肚子,打开瓦罐喝了一碗鸡汤。</p>
<p>胃里舒服了很多,身上的寒冷也消退了。</p>
<p>洗干净碗,从外面走回来。</p>
<p>对上苏柒的目光。</p>
<p>苏沫儿瞥了一眼苏柒脑袋上的老银簪子,问道:“怎么弄回来的。”</p>
<p>“……”苏柒低下头。</p>
<p>支支吾吾的说不出个四五六。</p>
<p>苏沫儿皱起眉头。</p>
<p>“不想说就算了,你记住了,每做一件事儿都得想想后果能不能担起来,你做的事儿,肯定不能让别人担着责任的。”</p>
<p>苏沫儿话落,苏柒立马就不干了,</p>
<p>盯着苏沫儿,幽怨的问道:“你现在这样,有个当姐姐的样子吗?”</p>
<p>“……哦,当姐姐应该是什么样子?”</p>
<p>苏沫儿躺在席子上,把柴房的燃烧的火挑的更旺一些,霹雳啪啦的火星子往房顶上飞,飞到最高的地方,炽热的温度散去,化成尘埃。</p>
<p>“你……”</p>
<p>苏柒气的要死。</p>
<p>她家的这个姐姐真的可以把人给气死。</p>
<p>“你什么你,再叮嘱你一遍,自己惹出来的事儿自己解决,不然……”</p>
<p>苏沫儿眼睛眯了起来。</p>
<p>苏柒是她妹妹。</p>
<p>甭管愿不愿意接受这样的现实,苏柒都是她的妹妹,这一点儿是无论如何也改不了的。</p>
<p>日后要跟苏柒相处的时间长了去了。</p>
<p>若是想要以后的生活舒坦一些,就得把苏柒**的懂事一点儿。</p>
<p>只可惜……</p>
<p>这个妹子,就跟世界上所有的烦人精妹子一样。</p>
<p>没什么本事脾气还大,这就算了,还整天惹事儿。</p>
<p>让人恨得牙痒痒。</p>
<p>苏柒被苏沫儿这么一警告,脸都黑了。</p>
<p>老银簪子怎么重新回到她手里,想到原因苏柒就想说一句天都好轮回。</p>
<p>后果……根本就没有什么后果。</p>
<p>反正苏渠芙又不能吃了自己,</p>
<p>苏柒闭上眼睛,柴房重新恢复安静。</p>
<p>苏沫儿一觉睡得很踏实。</p>
<p>丝毫没有因为容珂突然出现突然离开受到影响。</p>
<p>家里有了肉,苏沫儿补充一两次,就可以继续忍受几天的板栗跟魔芋了。</p>
<p>想到这里,苏沫儿有些郁闷。</p>
<p>苏渠山跟周氏或者苏柒跟小宝都能忍受单一的食物,甚至都没有出现过腹泻腹胀四肢无力的情况。</p>
<p>同样是人,为什么只有她肠胃这么娇弱?</p>
<p>走出柴房,苏沫儿发现外头甭管认识不认识的人,脸上都带着笑意,就跟发生什么喜事儿一样。</p>
<p>这是自从她穿越之后,第一次看见呢。</p>
<p>“怎么都笑呵呵的,难不成发生什么好事儿?”苏柒嘀咕一声,往外走去,</p>
<p>寻了一个相熟的人问了一下。</p>
<p>再回来的时候脸上带着一言难尽之色。</p>
<p></p>

  /xs/162866/1965295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oulaidu8.cc。都来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doulaidu8.cc
HTTP/1.1 502 Bad Gateway Content-Type: text/html Connection: close Content-Length: 308 Date: Tue, 17 Sep 2019 05:02:24 GMT X-Via: 1.1 localhost.localdomain (random:2349 Fikker/Webcache/3.7.8) 502 Bad Gateway

502 Bad Gateway - Cann't Connect To Upstream Server By SSL Read

Server: localhost.localdomain
Date: 2019-09-17 05:02:24

Fikker/Webcache/3.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