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来读 > 万古神帝 > 第二千一百八十三章 圣坛镇圣殿

第二千一百八十三章 圣坛镇圣殿

  元初神殿内,朝廷的所有强者,都汇聚在一起,尽管面对的是数位顶尖的领袖人物,他们也并未显露出半点惧意。

  九天玄女衣襟染血,卓然而立,先前与无心邪君一战,她已是伤上加伤,且心神消耗巨大,完全是依靠强大的意志力,在支撑。

  “终于等来了这一天,到了为昆仑界献出生命和鲜血的时候。”九天玄女眼中浮现出决然之色。

  只见她高举圣剑,朗声道:“让我们燃烧生命,燃烧圣血,为守护昆仑界,进行最后一战,让天堂界派系,看看我们的意志和勇气。”

  听到这句话,在场所有人,精神都不禁为之一震,体内的圣血在沸腾,全都释放出无比高昂的战意。

  “想要毁灭昆仑界,先从我们的尸体上跨过去。”

  “昆仑界男儿,流血不流泪。”

  “我们可以死,但,昆仑界不会灭亡,终有一天,昆仑界会重新屹立于宇宙之巅,到时,你们背后的大世界,都会被清算。”

  “为昆仑界而战,纵死不悔。”

  ……

  诸多强者纷纷开口,情绪无比的高涨,都已经做好为昆仑界牺牲的准备。

  几乎同一时刻,以九天玄女和六位界子为首,朝廷的所有强者,尽皆开始燃烧生命和圣血,让自身的力量,极尽升华。

  “哧哧。”

  一时间,所有人的力量,都凝聚到了一起,化作一道无比璀璨的光芒,贯穿时空,照耀古今,成为永恒。

  “杀。”

  包括耀天公子在内,数位天堂界派系的领袖人物,全都出手,所施展的尽皆是高阶圣术,每一种都足以摧毁域外的星辰,将墟界击穿。

  “轰。”

  狂暴至极的攻击,碰撞在一起,使得元初神殿剧烈震动。

  如果不是因为,元初神殿曾得到池瑶女皇神力的蕴养,变得非比寻常,只怕早已化作碎片。

  因为燃烧生命和圣血的缘故,朝廷所有的强者,头发都快速由黑色转成雪白,皮肤亦是黯淡下去,失去光泽,仿佛在一瞬间,苍老了一千岁。

  然而,即便如此,他们也仅仅只是支撑了片刻,便是力竭。

  “砰。”

  朝廷一方的所有人,尽皆倒飞而出。

  没有人吐血,因为他们已经无血可以吐。

  一个个的脸色,均是变得苍白如纸,瘫倒在地,连动弹一下的力气都没有,彻底失去了反抗之力。

  实力差距太过悬殊,即便拼命,也难以改变什么。

  耀天公子叹息道:“何必呢?你们明明有生路可以选,却偏要选择一条死路,真是愚蠢,你们所做的这一切,没有任何意义。”

  “我们和你不一样,你甘做天堂界的狗,而我们却要堂堂正正的做人,天权大世界有你这样的领袖人物,是一种悲哀。”九天玄女道。

  此刻,唯有她还有一点力气,能够站起身来,直面天堂界派系的数位领袖人物。

  耀天公子的眼中,浮现出一道阴冷之色,道:“你现在说什么都没用,到最后,你始终难以逃脱成为我耀天女人的命运。”

  九天玄女正想说什么,她本身却是出现了一些奇妙的变化,九道圣光从她的体内冲出,化作九道虚淡的身影,环绕在她的身周,形象与九位玄女相同。

  在这九道虚淡身影的体内,各有着一滴眼泪,绽放着不同颜色的神光。

  “九耀神泪。”

  耀天公子的眼睛,顿时一亮。

  他之所以会进入昆仑界,所为的便是此物。

  此刻,九滴神泪绽放的神光,越发的璀璨,彼此产生奇异的共鸣,各自释放出一团光华,注入九天玄女的体内。

  顿时,九天玄女那暗淡的肌肤,重现光泽,每一寸肌肤,都有神圣光华渗透出来。

  “想不到,在这个时候,竟是达到了女皇所说的那个境界。“九天玄女忍不住叹息。

  九天玄女,圣书才女“纳兰丹青”、妙手神女“青墨”、沧澜武圣“万沧澜”、司命神女“仙妃子”……,她们个个都是才情过人的天之骄女,单独一人,都是惊才绝艳。

  可是,九女合一,化身为九天玄女,却远远达到她们预期的高度。

  九天玄女曾向池瑶女皇请教其中的原因。

  池瑶女皇细细讲解过一次,她们九女,是九个不同的个体,各有各的意志,很难做到真正的心意相通,且彼此的力量,存在差异,会相互排斥,很难真正融合。

  九女需要时间磨合,需要经历无数磨砺,才能完全契合,完美发挥出她们所拥有的力量,乃至于在原有的基础上,大幅提升。

  到那时,九天玄女才是真正的九天玄女,将来的成就,或在女皇之上。

  正因如此,九位玄女才会长时间保持合体状态,彼此形影不离,加速磨合。如今,承受巨大的压力,九位玄女的心神意志,终是彻底融会贯通。

  “唰。“

  九道虚淡的身影,重新融入九天玄女的体内。

  九天玄女没有迟疑,当即调动仅剩不多的残力,注入《儒祖圣书》之中,全力将之打了出去。

  “事到如今,你还想继续挣扎吗?给我镇压。”

  耀天公子摇头,挥手将太极阵图给打了出去。

  太极阵图徐徐转动,释放出阴阳二气,将《儒祖圣书》笼罩。

  “轰隆。”

  《儒祖圣术》翻动,一道古老的圣影,从书页中走出,下巴上的白须,宛如一柄天刀挥斩出来。

  摧枯拉朽一般,斩破太极阵图,落在耀天公子的身上。

  “噗嗤。”

  耀天公子的小半个身体被斩下,皮肤表面的神纹断裂,圣血飞溅,圣骨碎裂,体内露出五脏六腑,凄惨到了极点,嘴里发出惨叫。

  “不可能,你的力量都已经所剩无几,怎么可能如此轻易就重创本公子?”耀天公子一边吞服疗伤圣丹,一边向后倒退。

  如今的九天玄女太可怕,在她面前,自己似乎毫无还手之力。

  难道她已经能够完全掌控九耀星泪的力量?

  “噗!”

  九天玄女毕竟是强弩之末,打出这一击,红润的嘴唇中,吐出一大口鲜血,身体摇摇欲坠。

  “情况不妙,一起出手镇压九天玄女,若有必要,可以斩了她。”

  天堂界派系的五位大世界领袖人物,同时出手,各自打出一件元会圣器,将《儒祖圣书》上方的那道圣影击碎,狠狠的,向下压去。

  如果九天玄女是在全盛状态下,彼此力量融会贯通,倒是不惧他们。

  可她如今太过虚弱,被五件元会圣器镇压,连《儒祖圣书》都翻不开。可是,她没有倒下,依靠圣剑拄地,苦苦支撑。

  “张若尘是昆仑界压不断的脊梁,那我……愿做昆仑界最后的那一口气,永不服输,永不言弃,虽死无憾。”圣书才女一只手撑剑,一只手撑着《儒祖圣书》,身上的圣光越来越暗淡,肌肤一寸寸龟裂。

  看到这一幕,朝廷强者的眼神,无不黯然和悲痛,流露出绝望之色。

  到头来,他们还是无法逃过覆灭的命运,自今之后,朝廷将会不复存在。

  这样的结果,既让他们感到愤恨,同时也感到悲凉,没有强大的实力,终是只能任人宰割。

  吞天兔已经重新化作本体形态,身上布满裂痕,挣扎着大叫道:“尘爷,我们抵挡不住了,你再不杀过来,我们都只有死在这里。我锅锅还不想死啊……还有好多东西没有吃过,死之前,至少让我吃一次大圣天使翅膀……”

  “轰隆。”

  元初神殿外的战斗,更加激烈。

  张若尘的目光,投向元初神殿。

  看到池孔乐、九天玄女等人,重伤虚弱的模样,他的身上,迸发出更为可怕的杀意。

  催动阴阳两仪剑阵,斩出无匹的一剑。

  “砰。”

  剑芒,落在米迦勒大天使王的身上,将其斩飞了出去,身上留下一道深可见骨的血痕。

  “哪里走,留下。”

  不待张若尘冲向元初神殿,两位阵法地师率众发动攻击,圣力如同海浪一般袭来,阻拦住他的去路。

  下一刻,米迦勒大天使王飞了回来,哈哈大笑一声:“张若尘,你的心境,终于乱了,今日必死与此。”

  张若尘眼神沉冷,空间和时间被禁锢,对他的实力,造成了极大的影响。

  “哗——”

  再次一剑斩出,米迦勒大天使王第七十四次被打飞出去,身上全是剑伤,恒血淋淋,伤得极重。

  可是,米迦勒大天使王又以强大的意志,压制住伤势,飞了回来,满嘴鲜血,道:“战吧,我的意志力,并不比你弱,看谁先耗死谁。”

  殷元辰、魄魔君和两位阵法地师也不断打出攻击,与张若尘对碰,不顾自己死活,也要压制住他。

  殷元辰脸上带着疯狂之色,道:“你现在是不是感到很绝望?眼睁睁看着自己所在乎的人,倒在血泊中,却没办法去搭救,这便是你与天堂界为敌的下场。”

  “不过,你也不用着急,他们会死,你也同样活不了,很快就会去陪他们。”

  说话间,殷元辰再度挥动手中的神剑,凝聚海量的死亡神力,斩向张若尘。

  融合了神尸,他的防御极其强大,根本就不惧怕如今的张若尘。

  天堂界派系占据着绝对优势,他们固然是无法轻易奈何张若尘,但,却可以慢慢和张若尘耗。

  人力有穷时,张若尘不可能一直保持巅峰状态。

  等到他被打得虚弱下来,就是他死的时候。

  尤其,张若尘还担心着池孔乐、九天玄女等人,心境一乱,也就很容易显露出破绽。

  可以说,一切都在掌控之中。

  张若尘此刻的心境,确实变得有些乱,无法保持平静。

  他已经施展出各种手段,包括诸多宝物也全都祭出,却始终无法脱身,被死死压制。

  “知道什么是困兽之斗吗?你现在就是那只困兽。”魄魔君笑道。

  “时间神殿,空间神殿,我张若尘若不死,必然会与你们清算这笔账。”张若尘心中杀意沸腾。

  他现在最想做的事情,就是摧毁镇压在上方的两座圣殿。

  不。

  是杀尽眼前所有天堂界派系的修士。

  天堂界派系的强者,全都露出了笑容,大局已定,即便是张若尘,也无法再去改变结局。

  “轰隆隆。”

  就在这时,一道恐怖至极的气息,突然出现在众人的头顶上空。

  “什么力量?好强大的气息。”

  天堂界派系的强者,无不抬起头,看上看去。

  天空变暗,漆黑一片。

  一座恢宏无比的圣坛,出现在天空,散发出来的圣光,驱散了黑暗,宛如一轮烈日,携带滔天的威能,极速坠落而下。

  圣坛上,站立着数十道圣影,他们俯瞰天地,齐声道:“太子殿下,护龙阁前来助你诛敌。”

  “太子殿下,护龙阁前来助你诛敌。”

  ……

  圣坛,高达九十九丈,散发着白玉一般的圣光,表面刻有复杂的纹路,有着圣血在纹路上流动。

  韩湫、上官阙……所有护龙阁成员,皆是按照一定的规律,站在圣坛的各个方位。

  韩湫道:“天堂界派系胆敢对付太子殿下,是大不敬之罪,今日,全部都得死。”

  阿乐也是护龙阁的一员,在得知天堂界派系的行动后,便是立即通知了护龙阁。正是如此,护龙阁才能及时集结,赶来紫微宫。

  圣坛,乃是使用圣明中央帝国整个国库炼制而成,收集有昆仑界无数已死圣者的圣魂。

  此时,那些圣魂尽数飞出来,魂体并不虚淡,反而一个个都非常凝实,与真正的圣境修士没有区别。

  很像鬼魂之中鬼王。

  那是一种特殊的状态,不属于人,也不属于鬼。

  护龙阁,称他们为“散圣”。

  散圣,修炼的圣道,是明帝当初留下,走的是另一条圣道之路,未来也有可能成为大圣级别,甚至是神级强者。

  这条路,被称为“碧落之道”,乃是中古时期昆仑界最伟大的强者之一碧落子创出。

  确切的说,碧落子,走的就是这一条圣道之路,最后修炼成与须弥圣僧、十劫问天君等人齐名的强大神灵,威震万界诸天。

  至于“碧落之道”,如何落入明帝手中,就不得而知。

  散圣的数量庞大,站满圣坛。

  圣坛碾压而下,爆发出神雷一般的声音。

  “轰隆。”

  悬于上空的时间圣殿和空间圣殿,首当其冲,被圣坛压得爆碎开来。

  盘坐于圣殿内的两大神殿的弟子,尚未能够反应过来,就全都被碾压成了肉泥,死于非命。

  “啊……”

  东方清羽发出一声惨叫,圣躯爆开,化为一团血雾。

  “来得正是时候,杀尽天堂界派系的修士,一个不留。”

  没有了两座圣殿的压制,张若尘身上的气势节节攀升,终于,又能重新运用时间和空间的力量。

  时间规则和空间规则同时被调动,融入源自剑冢的神秘剑柄,继而,一剑挥斩而出。

  “不好。”

  米迦勒大天使王的瞳孔紧缩。

  想要闪避,已经是来不及。

  不由得,米迦勒大天使王只得以审判之剑阻挡在前,同时释放出自身磅礴的圣气,尽所能的构筑出一道道防御。

  “砰。”

  审判之剑被斩飞,所有的防御,都像是纸糊的一般,顷刻被突破。

  关键时刻,米迦勒大天使王将十二审判使者所化的十二道光环,阻挡在了身前,替他抵挡住大部分的攻击力。

  十二道光环尽皆崩碎,化作一地残尸,洒落下漫天的血雨,空气都被燃烧得滋滋作响。

  十二位审判使者尽死。

  米迦勒大天使王倒是活了下来,却遭受重创,整个人差点被劈成两半,身后的白金羽翼,全部被剑气绞成血泥。

  没有理他,张若尘长啸一声,冲向元初神殿。

  刚才那一切,都发生在须臾之间,以至于,元初神殿中的天堂界派系修士,都还没能够反应过来。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看到张若尘杀过来,他们几人均是感到头皮发麻,恨不得立刻飞天遁地逃走。

  “不要杀我。”

  耀天公子开口,想要求饶。

  “死。”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张若尘手中的神剑,已是斩下他的头颅。

  极致的杀意,进入他的身体中,快速摧毁他的生机和圣魂。

  “我是九耀神君的后代,怎么会……”

  耀天公子心中充满了不甘,意识却是归于寂灭。

  “九耀神君没有你这样的后代。”

  张若尘一掌,将他飞在半空的脑袋,拍得粉碎,看到那张脸就心烦。

  五位天堂界派系的领袖,吓得心惊胆颤,连忙收回压制《儒祖圣书》的五件元会圣器,向张若尘打了过去。

  张若尘双手持剑,沉渊和滴血运转不休,将五件元会圣器全部劈得断裂,化为一块块废铁。

  一步步走过去。

  一步一剑。

  当张若尘跨出五步,走到九天玄女身前的时候,五位天堂界派系的领袖全部都被斩断成两截,尸身依旧还飞在半空。

  “嘭嘭。”

  直到张若尘将九天玄女搀扶起来,五具残尸才相继坠落在地上,在神殿的印花地板上,渲染出五副残忍的圣血尸图。

  “好好疗伤,接下来就交给我,放心,全部都得死。”张若尘拍了拍九天玄女的那双龟裂的玉手,将生命之泉,打入进了她的体内。

  /xs/20156/45333254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oulaidu8.cc。都来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doulaidu8.cc
HTTP/1.1 502 Bad Gateway Content-Type: text/html Connection: close Content-Length: 308 Date: Mon, 21 Oct 2019 20:44:28 GMT X-Via: 1.1 localhost.localdomain (random:677711 Fikker/Webcache/3.7.8) 502 Bad Gateway

502 Bad Gateway - Cann't Connect To Upstream Server By SSL Read

Server: localhost.localdomain
Date: 2019-10-21 20:44:28

Fikker/Webcache/3.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