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来读 > 万古神帝 > 第二千二百八十五章 逼走

第二千二百八十五章 逼走

  白玉疯狮毕竟是百枷境大圆满境界的强者,风后不想失去这个强大的盟友,迎向张若尘,道:“刚才白玉大圣的确有失礼之处,但,我们现在是同进共退的盟友,还请若尘大圣不要介怀,将千罡环还给他。”

  燕北君对张若尘的行径,感到不满,哼了一声:“大家只是切磋而已,白玉大圣已败,若尘大圣没必要夺取他的战兵吧?”

  张若尘向他盯去,道:“切磋?我有答应与他切磋吗?若是我的实力不如他,你觉得这一战,会是什么样的结果?”

  燕北君道:“白玉大圣至少不会夺取你的战兵?更不会,如此咄咄逼人。”

  “是吗?如果我现在要和你切磋呢?”

  也不管燕北君同不同意,张若尘嘴里吐出一口气。

  “咻!”

  气凝成剑,化为一道流光,向燕北君的心口飞去。

  虽是一口气,可是,却蕴含张若尘的剑道规则和强大剑意,威力不亚于一种高阶圣术。

  这口气,已与真正的圣剑,没有区别。

  燕北君脸色惊变,急速闪避。

  可是,他才刚刚突破到大圣境界而已,与张若尘的修为差距何其之大,怎么可能避得开?

  “噗嗤。”

  剑气击中燕北君的心口,剑尖沉入进去,带着他的身体,向后飞出十多里远。

  剑气击穿心脏,穿体而过。

  大量大圣之血飞洒出来,落到地面,使得泥土燃烧,融化成了岩浆。

  紧接着,张若尘的五指成爪,伸手一抓,以隔空取物的手段,将燕北君身上一件玉佩形态的战兵夺走。

  玉佩的器灵剧烈反抗,却被张若尘死死镇压住,无法逃出手掌心。

  风后和白玉疯狮都怔在当场,张若尘做事也太乖张,完全不按常理出牌。只是一言不合,便是大打出手。

  风后虽然很看好张若尘,也希望得到他的支持,可是,张若尘如此骄纵的行为,又如此不将她放在眼里,使得她的心中生出一股怒意。

  实力强,就可以为所欲为?

  张若尘将千罡环炼化,径直戴在手腕上,随即,飘落到地面,背上的十翼收回体内,双瞳恢复成黑色,气质不再像刚才那么邪狞,显得既是飘然,而又俊美。

  燕北君是大圣,生命力强大,即便心脏被击穿,也不会死。

  但是,心脏对不死血族而言,乃是最为重要的要害之一,一旦受损,势必元气大伤,很难恢复。

  燕北君的手掌按在心口,缓缓的从地上爬起,脸色惨白,道:“张若尘,你如此心狠手辣,就不怕被万界神眼逐出狩天战场?”

  “万界神眼为什么要驱逐我?”张若尘一步步向他走了过去。

  燕北君已见识到张若尘的强大和冷酷,情不自禁向后倒退,道:“你……你恶意攻击己方修士,得扣除五千积分。一旦积分为负,万界神眼的器灵,自然会驱逐你。”

  “恶意攻击?说错了吧,我们刚才是在切磋。”张若尘道。

  “我有答应与你……”

  忽然,燕北君语塞,明白了张若尘的意图。

  张若尘道:“如果刚才白玉疯狮将我打成重伤,抢走我的紫金葫芦,你们还会觉得那是在切磋吗?”

  “他不会那么做。”风后道。

  张若尘扭脸盯去,道:“如果这么做了呢?你想过后果吗?”

  风后想要辩驳,可是,仔细思考之后,整个人都陷入沉默。

  说到底,白玉疯狮并不是不死血族,而是石族修士。

  为了石族的利益,完全有可能对张若尘下狠手,将张若尘打得无法继续参加狩天之战。百日狩天,只能龟缩在本族星养伤。

  更可怕的是,若是不死血族的至尊圣器被夺走,后果将不堪设想。

  而她,有反制白玉疯狮的手段吗?

  白玉疯狮的脸色阴沉,道:“说那么多,有什么意义?直接开条件吧,要怎样才能将千罡环还给本圣?”

  张若尘淡淡的道:“做我的坐骑。”

  “你说什么?”

  白玉疯狮几乎以咆哮的语气,吼出一声。

  张若尘道:“狩天之战期间,做我的坐骑,百日之后,我就将千罡环还给你。”

  “哈哈!”

  白玉疯狮怒极反笑,道:“你太狂了,也太目中无人。先前,本圣只是给风后面子,才克制自己。你真以为能够吃定本圣?百枷境大圆满的大圣,没你想象中那么简单。”

  “吼!”

  白玉疯狮仰天长啸,皮肤上,逸散出夺目的白色光华。

  身躯越变越大,不断膨胀,化为本体。

  一只身躯如同山岳的玉狮,出现在大地上,体内散发出来的圣芒,几乎凝为液态,形成一片圣液海洋。

  “轰隆隆。”

  这片区域的山岳,承受不住玉狮身上的气息,一座接一座的倒塌。

  风后连忙阻止二人,道:“你们还不收手,是想将本族星毁掉吗?”

  “对付它,毁不掉本族星。”

  张若尘如此说出一句,已是抬起右臂,一巴掌向那只体形巨大的玉狮拍了过去。

  手掌心神光四射,伴随三只千问境象魂,一起落下,将玉狮所在区域,压得沉陷下去,形成一个巨大的五指盆地。

  五指之间的地面耸起,形成四条高达千米的山岭。

  白玉疯狮在张若尘的掌印下方拼命挣扎,怒声大吼,却毫无作用,被死死的压制。

  燕北君看到这一幕,脸色变了又变,心中生出一股强烈的惧意。

  风后也屏住呼吸,心中吃惊不已。

  张若尘强得也太过分了吧?

  白玉疯狮曾经可是在百枷境大圆满榜上排名第十八位,化为本体之后,战力会增长一大截,即便是她,都得小心应对。

  张若尘却一巴掌就将他镇压?

  因为各大势力的隐藏强者不断冒出头,加上顶级的百枷境大圣,在狩天大宴上,服用了包括衍道圣果在内的珍奇宴食,又吞服了圣意丹,因此有不少都突破瓶颈,达到了百枷境大圆满。

  百枷境大圆满大圣的数量,由最初的四十七位,增至八十八位。

  百枷境大圆满大圣的排名,也重新洗牌。

  曾经排名第十八位的白玉疯狮,降到了第三十三位。

    曾经排名第十二位的风后,降到了是第十五位。

  在进入狩天战场之前,命运神殿除了给所有修士一本卷册,还给了他们一块菱形镜片。

    菱形镜片是万界神眼孕育出来,与它同源,能够不定时呈现出狩天战场上的一些信息。

  比如,百枷境大圆满大圣榜单。

  一旦有新的百枷境大圆满大圣诞生,榜单就会呈现出来,出现最新的排位。

  又比如,一旦有天奴杀死了地狱界的赴宴修士,这位天奴的位置,就会被万界神眼追踪,传送到每一位赴宴修士的菱形镜片上。

  ……

  “轰隆隆。”

  本族星的地质结构稳定,即便如此,以张若尘手掌为中心的千里之地,依旧裂出大量峡谷。

  整个血天大陆都在震颤。

  幸好生活在血天大陆上的三千万不死血族,汇聚到了三大城池之中,要不然,只是误伤,就能将他们镇死不少。

  当张若尘抬起手臂的时候,白玉疯狮已是筋疲力尽,身上出现了更多的裂痕。

  那一双硕大无比的狮眼中,露出深深的忌惮,张若尘实力之强,远超它的预估,就算是百枷境大圆满榜排名前十的存在,也未必强到了如此地步。

  “风后,今日本圣败得心服口服,无颜继续留在不死血族的本族星,就此告辞。”

    白玉疯狮脚下浮现出一片白云,飞天而起,冲破云层。

  “且慢。”

  风后想要追上去挽留,身形腾飞起来。

  张若尘的速度比她更快,在半空,却将她拦住,道:“让它去吧!一个石族的顶尖强者,待在不死血族的本族星,本就是巨大隐患。稍有不慎,我们满盘皆输。”

  风后道:“可是……”

  张若尘打断了她的话,又道:“你不在乎本族星上两亿四千万不死血族的生死,可是我在乎,更在乎不死血族的积分,我还不想不死血族的积分被砍掉一半。”

  风后道:“所以,你是故意将白玉疯狮逼走?”

  “你得明白,是他先向我出手。再说,你不是早就在怀疑白玉疯狮接近你的目的?既然怀疑,就该立即踢除。疑人不用用人不疑的道理,你都不懂吗?”

  张若尘飞落回地面,双手缓缓的抬起,释放出大量圣气。顿时,这片被毁掉的大地,重新抬升了起来,长出郁郁葱葱的植被,变得生机勃勃。

  风后心中的怒意,渐渐平复,觉得张若尘的话颇有道理。

  当然更重要的是,张若尘展现出来的实力足够强大,对她争夺神女之位,可以起到关键性的作用。

  命运神殿的神子和神女,未必是一个时代的最强者,但是,必须在这个时代,有足够强的话语权。

  只要张若尘是这个时代的最强者,她掌握了张若尘,那么这个时候,还有谁敢不服她?

  来到张若尘的身旁,她道:“天下皆知,白玉疯狮是我的盟友。你应该给我一点面子,刚才,不该下手那么狠。”

  “我正是给了你面子,所以没有杀他。”张若尘道。

  听到“杀”字的时候,风后明显感受到了一股浓烈的杀气,顿时浑身生寒。

  原来,张若尘刚才已经动了杀机。

  张若尘道:“白玉疯狮临走时,说的那句’败得心服口服’,其实,只是想要保命,才那么说的。”

    “由此可见,所谓的疯狮,一点都不疯,反而还很精明。”

  “他很清楚,自己敢说一句不服的话,或者扬言要报复的话,今天,势必无法活着离开不死血族的本族星。我要杀他,他逃不掉。”

  “而且,是他先向我出手,就算被我杀死,也是活该。”

  风后心中凛然,张若尘之狠比她想象中更胜几分。

  有张若尘参加狩天之战,这一届,恐怕比以往任何一届都更加血腥,多半会死很多人。

  风后幽叹一声:“白玉疯狮离开,也是一件好事,免得随时都提防着他。”

  燕北君听到张若尘和风后的对话,才知道,原来风后早就在怀疑白玉疯狮。此刻想想,也觉得不对劲,一个石族的顶尖大圣,置本族的利益不顾,偏帮不死血族,石族的神灵怎么可能还赐给他一件四元君王圣器?

  的确有些可疑。

  可惜明白得太晚,为了白玉疯狮,他得罪了张若尘,如今身受重伤,狩天之战期间,几乎没有痊愈的可能性。

  燕北君的脸上,浮现出一道自嘲的苦笑。

  被打成重伤,被夺走战兵,似乎都是自己活该。

  “接着。”

  张若尘将那块玉佩形状的战兵,扔给了燕北君。

  燕北君大喜过望,双手捧住玉佩,露出既是尴尬,而又感激的笑容,道:“多谢若尘大圣。先前,都是本圣看不清局势,给你添麻烦了!”

  张若尘调动神木之心中的生命精气,运转掌心,按到了燕北君的心口。

  随着大量生命精气注入,燕北君的伤势,迅速痊愈。

  燕北君心中的羞愧更浓,垂下头,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拱手行礼,以示对张若尘的敬重。

  张若尘拍了拍燕北君的肩膀,盯向风后道:“我记得你夺取了一枚准帝品圣意丹,将它炼化了没有?”

  “融合圣意是一件大事,我还在调整状态。”风后道。

  “争取尽快将其炼化,若是能够融合出一种三品圣意,你在百枷境大圆满榜上的排名,应该可以进入前十。一场血战,即将来临,我也得去准备准备。”

  张若尘挥了挥手,化为一道血芒,飞离而去。

  燕北君皱眉,问道:“师姐,张若尘怎么知道一场血战即将来临?”

  风后道:“他指的,应该是白玉疯狮。白玉疯狮既然离开,必定会将他突破到百枷境的消息,传回石族,或者传到上三族的顶尖高手耳中。如此一来,想要杀张若尘的各方势力,必定会立即行动,以免张若尘变得更加强大。”

  “白玉疯狮真的会这么做?”燕北君还是有些不信。

  风后道:“我也不知道!但,如果张若尘猜测是对的,以后遇到那只狮子,本后必定亲自教训他一顿。”

  “张若尘不愧是与阎无神齐名的人物,不仅实力强大,做事也是果决狠辣,幸好他是我们的盟友。”燕北君感叹道。

  ……

  “张若尘已突破百枷境,速来石族本族星商议诛杀大计。”

  白玉疯狮回到石族的本族星后,立即派人联系死族的大森罗皇和源非大圣,冥族的万手大圣无疆,命运神殿的般若。

  经此一战,张若尘的强大,给白玉疯狮留下了难以磨灭的深刻印象,只想立即除掉这个大患。风后身边有此人,般若争夺神女的阻力大增。

  ……

  说一说张若尘的性格变化,其中有很多原因叠加,造成了现在这样的性格。

  第一,现在是在地狱界,这样的环境,使得张若尘必须换一种对待身边的修士的方式。而且,张若尘的内心,其实是很讨厌地狱界的修士。换句话说,就是他伪装出来的一种性格。

  第二,就是说过的心魔,还有血脉对他的影响。

  其实,张若尘对敌人其实一直都很果断,只是在感情上面很优柔寡断,形象也是很正面的。现阶段,会写得偏亦正亦邪,手段狠辣一些,不择手段一些。

  到了千问境和万死一生境,因为境界的设置,人物的性格会回归,是一个寻找真我,返璞归真,也是赎罪和苦修的过程。

  另外,狩天之战,不会写太久,估计三场大战左右的剧情。

  /xs/20156/47264356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oulaidu8.cc。都来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doulaidu8.cc
HTTP/1.1 502 Bad Gateway Content-Type: text/html Connection: close Content-Length: 308 Date: Mon, 21 Oct 2019 20:46:12 GMT X-Via: 1.1 localhost.localdomain (random:70667 Fikker/Webcache/3.7.8) 502 Bad Gateway

502 Bad Gateway - Cann't Connect To Upstream Server By SSL Read

Server: localhost.localdomain
Date: 2019-10-21 20:46:12

Fikker/Webcache/3.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