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来读 > 万古神帝 > 第二千三百六十七章 积分之争

第二千三百六十七章 积分之争

  如果狩天之战没有出错,任何一个神灵都没有资格站出来,指责命运神殿,或者讨要积分。

  可是,偏偏出了错。

  能够修炼到神境的生灵,而且还是能够在地狱界这种残酷环境中,活到最后的胜利者,哪一个不是智慧和奸诈的结合体?

  岂会放过这个机会?

  连眼神都不需要相互交流,就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

  祁峰,是一尊伪神,为命运神殿“裁决司”的神将。

  他身穿神铠,单膝跪在福禄神尊的神像下方,道:“是本将疏忽大意,险些铸成大错,请神尊责罚。”

  福禄神尊声音磅礴,道:“本该由你们裁决司执行处罚,不过,狩天大宴是福禄宫主持和操办,狩天战场上出错,本尊管得。”

  处罚神灵,不是一件小事。

  但是,以福禄神尊的身份和修为,竟然都如此谨慎,不愿轻易越权,倒是让在场诸神,全部陷入沉思。

  他们意识到,命运神殿的内部斗争,必定是已经达到极度严峻的地步。

  这不是一件好事!

  继续演变下去,不仅命运神殿要乱,整个地狱界都会陷入内乱的战火。

  福禄神尊道:“昆仑界功德战场重新开辟,那里成为天庭和地狱目前最重要的角逐地,你现在赶去,到怒天神尊帐前报到。没有获取足够功勋,弥补过错,就不要回来了。”

  “领命。”

  祁峰神将起身,离开神殿。

  昆仑界战场,分为界内战场和界外战场。

  界内战场,是大圣之下修士的战场,最为残酷,杀得血染山河。

  界外战场,属于大圣和神灵。

  当然,没有大的利益,大圣和神灵不会直接下场,更不会爆发大规模战斗,更多的是维护界内战场的公平性,和暗地里的角逐。

  比如:

  毁昆仑界世界灵根的计划,就是神灵拍板决定,并且参与其中。

  不过,昆仑界外的广阔星空,有神座星球,有神灵墓地,有古老的护界城……,总之,有巨大的利益。

  正是如此,天庭和地狱,派遣到昆仑界外围的神灵,正在逐渐增加。

    不是为了相互厮杀,是为了争夺宝物。

    短暂的安静后,血绝战神再次开口:“神尊,不死血族是最大受害者,幸好我外孙足够争气,依旧克服困难,诛杀了强敌。五百万积分,无论如何都该奖励给他。”

  最大受害者?

  石族神灵怒了,觉得血绝战神太不要脸,完全就是睁着眼睛说瞎话,正要站身出去。

  罗刹族的罗衍,却先一步显现出神影,道:“斩杀麒蝶,本皇的女儿也有一份功劳。如果奖励五百万积分,我们罗刹族,至少要分两百万。”

  紧接着,他慢悠悠的补了一句:“差一点,我们罗刹族,成为最大受害者,本皇差一点……痛失爱女。”

  说出这话时,罗衍不忘向血绝战神盯了一眼,好像是在说:“你血绝战神都敢不要脸,本皇也不端着了!谁年轻的时候,没有无耻过?”

  石族的神灵更怒,罗衍你好歹也是一代大帝,罗刹族有数的巨擘之一,学谁不好,偏要学血绝战神。你们罗刹族算什么最大受害者,明明是你女儿自己不要命往上冲,死了也是白死。

  当然这话是不能说出口的。

  整个石族,也没几个神灵,敢轻易得罪罗衍大帝。

  尽管福禄神殿还没有决定,要不要奖励五百万积分,可是,不死血族和罗刹族的神灵,为了积分分配,已经吵起来。

  “你们罗刹族,还想分积分?杀死麒蝶,与你们有关系吗?”

  “麒蝶是自爆而亡,罗乷公主参与了这一战,为何不能分积分?本神认为,罗刹族应该分一半。”

  “谁敢分我不死血族的积分,来战啊,来啊,即便是燃烧神血,自爆神源,也在所不惜。”黄天部族那位神灵,又陷入疯狂状态,战意大盛,遥指站在神殿中心的罗衍。

  不死血族和罗刹族的神灵,皆是脸色一变,纷纷安静下来,紧接着与他拉开距离,不敢招惹他。

  即便是罗衍,眼皮都跳了跳。

  他认识那位神灵,乃是黄天部族大族宰之子,平生战斗,未尝一败。

  每次要输的时候,敌人都被他吓退。

  因为,此神从修炼以来,一共自爆圣源三次,自爆神源一次,将多位实力远胜他的强者灭杀。

    自爆的经验,无人可比,能够选择最佳的自爆时机,绝不给对手逃走的机会。

    最为关键的是,他的体质特殊,每次自爆之后,杀死了敌人,自己却不死。此后,还能重新将圣源和神源修炼出来,可谓逆天至极。

  有神灵猜测,他吞服过白苍血土。

  要不然,不可能那么浪,都浪不死。

  趁着命运神殿安静下来的机会,石族的一位神灵,终于站出来,道:“我们石族才是最大受害者,潜力最大的垒身死道消,石族还有十五位大圣,殒命在麒蝶手中。神尊,必须给予石族补偿,至少一千万积分。”

  各族神灵,皆露出同情的目光。

  能够参加狩天之战的大圣,有一半都有一丝成神的机会。像垒帝那种后起之秀,只要不被扼杀在摇篮中,有七八成机会可以达到神境。

  石族的确是最大受害方,挺惨的。

  蓦地,一道振聋发聩的异声响起。

  “你们石族还要不要脸?狩天之战,死伤在所难免,哪有死几个小辈,就要求积分补偿的?鬼族第一天才洫自爆身亡,魂飞魄散,鬼主有要求过补偿吗?”血绝战神道。

  卧槽!

  鬼主坐在神境世界中,气得头顶冒烟,差一点吐血。关本座什么事?

  哪壶不开提哪壶,本座是你可以随便嘲讽的吗?

  算了,忍住。

    让他们几族去斗,去争,最好撕破脸皮,大打出手。

    罗衍摆出一代大帝的威临架势,沉声道:“在狩天战场上,只有杀了天奴,才能获取积分。被天奴杀了,还想要积分补偿,是嫌地狱界这次丢的脸还不够?”

  “没错,石族给地狱界丢脸,应该罚一部分积分。”有神灵提议。

    越来越过分。

  石族的神灵,全部被气疯了,终于不能忍下去,纷纷在命运神殿中显现出神影。

  “若不是命运神殿的神灵疏忽大意,我石族的年轻英杰,怎么可能殒命?”

    “垒,天赋异禀,修炼出三品圣意,又有雪石古城古城主的意志加持,必定成神,却因错估敌人实力而死。呜呼,悲哉!”

    “谁敢罚石族的积分?我要与他血战到底。”

  黄天部族大族宰之子听到这话,心头大喜,冲上前去,道:“来啊,自爆神源,看谁先死。”

    ……

  三族神灵争吵不休,让那些德高望重的神灵,看得目瞪口呆。

  关键是,敢亲自现身争论的神灵,个个都实力不俗,位高权重。一般的伪神、新神,根本不敢在他们面前露面。

  最终,福禄神尊为了控制事态,以免影响扩大,宣布:“麒蝶的精神力达到六十六阶,是仅次于螭帝的天奴。两百万积分,的确不符合她的身份。那就依诸位的意思,将她的积分,加到七百万。”

  “不死血族张若尘获得六百万积分,罗刹族获得一百万积分。”

  石族的神灵,正要吵起来。

  福禄神尊又道:“此次失误,的确给石族造成了损失,福禄宫会以神石的方式,补偿你们。”

  神石能够赔偿多少?

  狩天之战的排名,分配的利益,才是天文数字,那才是神灵撕破脸皮也要去争的原因。

  但是,石族神灵也很清楚,能够获得神石赔偿,已经是最好的结果。

  如果不是因为福禄神尊好说话,是一位老好人,换做死亡神尊,怒天神尊,还想要神石赔偿?就算是杀了祁峰神将抵罪,也不可能赔偿神石。

  现在这样的分配结果,自然是皆大欢喜。

  罗衍回到神境世界之后,脸上依旧挂着得意的笑意,暗道,不费吹灰之力,便是夺取一百万积分,看来有些时候,该争还是要争。自持身份,只会吃亏。

  天音道:“现在,你该懂乷儿的心意了吧?”

  罗衍的笑容瞬间消失,心中无比恼火。

  阎罗族的一位古神,在命运神殿中显现出神影,长长的黑发一直垂到地上,双手作揖,道:“神尊阁下,老朽有一个提议。”

  这位古神现身,各族诸神皆很诧异,全都保持安静。

  福禄神尊笑道:“学之古神但讲无妨。”

  学之古神缓缓的道:“螭得到了至尊圣器五彩石剑,凭借此剑,很有可能,已经斩断了身上的锁链。战场上的那些小辈,现在,远不是他的对手。”

  福禄神尊道:“任何神灵,不得以任何方式,插手进狩天战场,这是历届的规矩。就算螭变得再强,也不能提前将他带离战场。”

  学之古神道:“老朽当然不敢让神尊改狩天战场的规矩,但是,螭变得更加厉害,更加难杀。他的积分,是不是应该更高才对?”

  十族神灵,顿时明白了学之古神意欲何为。

  历届狩天之战,阎罗族的神灵,几乎都是不闻不问,从不插手其中。

  为何这一届,阎罗族德高望重的学之古神,会亲自现身命运神殿,干涉狩天战场上的事?

  主要还是因为,受到不死血族的冲击,感受到了威胁。

  刚刚,张若尘率领不死血族的大圣军队,取得大捷,积分再次暴涨。阎罗族想要追上不死血族,已经是难如登天。

  毕竟,狩天战场上的积分,一共只有那么多。

  所以只能在螭帝的身上做文章。

  只要螭帝的积分足够高,阎罗族一举将他杀死,就有翻盘的机会。

  尽管学之古神来头非同小可,古老至极,可是血绝战神百无禁忌,很不客气的道:“阎罗族那么有信心,杀死螭吗?”

    学之古神道:“狩天战场上,若是还有能够杀死螭的修士,必定是在阎罗族。神尊阁下,老朽提议,将螭的积分,提到三千万。”

  “太高了吧?”不死血族黄天部族的大族宰,道。

  学之古神笑了笑,道:“麒蝶可以积分七百万,螭的战力,胜过她数倍,积分多几倍,不是很正常的事吗?只要战力强,积分就高,你们刚才不就是这么说的吗?”

  很显然,学之古神是在告诉不死血族的诸神,螭的积分,如果不能提升,那么麒蝶的积分也不能。

  /xs/20156/49234227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oulaidu8.cc。都来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doulaidu8.cc
HTTP/1.1 502 Bad Gateway Content-Type: text/html Connection: close Content-Length: 308 Date: Tue, 22 Oct 2019 04:45:04 GMT X-Via: 1.1 localhost.localdomain (random:2349 Fikker/Webcache/3.7.8) 502 Bad Gateway

502 Bad Gateway - Cann't Connect To Upstream Server By SSL Read

Server: localhost.localdomain
Date: 2019-10-22 04:45:04

Fikker/Webcache/3.7.8